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青夜】青喃夜语(二)

中秋了来一发应景的【bu】之前就很疑惑,大师一身青衣,为何偏偏戴一个红色的勾玉呢?所以我试着写了写原因23333 前面铺垫颇多,可以直接跳到最后,这个系列前后没什么关联的所以你们从哪里开始看都可以的

注:我寮高速急救小蝴蝶上线/定情信物【雾】上线/狐跳打了个酱油

其实你们把这个当成(一)的前文也未尝不可【闭嘴。】

以上ok?

—————————————————————————

“中秋了,去街上给大家买点月饼来吃吧。”晴明笑着把钱袋交给青坊主,然后拍了拍藏在自己身后只露出半个头来的蝴蝶精,“她一直都想出去玩玩,可是没有时间,这次你带她出去见识见识繁华的京都也好。”

“好。”

青坊主把钱袋收到怀中,点了点头。

 

秋天的平安京笼罩在太阳温软的日光中,青坊主和蝴蝶精并排走在街上。他们都各自隐去了妖怪面相,穿着质地普通的印花和服,看上去和那些街上的行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偶尔有些待字闺中的少女总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青坊主,搞得他只能尴尬地点头微笑。

 

他们来到一个店铺,各式的月饼填满了不大的店面。

“大师,您喜欢什么样的月饼呀?”

蝴蝶精清脆的声音如同银铃。

“随便什么都好,清淡一些的。”

青坊主想了想,说道。

“嗳,早知道在走之前问一下大家了,如果买回去不合他们的口味怎么办?”

蝴蝶精小声嘀咕着。

“……无事,有这份心意就好。”

青坊主想了想,还是安慰了一下她。

“大师说的没错,最重要的是一家人一起团团圆圆嘛!”

似乎经青坊主这么一开导,蝴蝶精没有了什么顾虑,高兴地挑了不同口味的几个月饼,走到柜台旁准备结账。

青坊主给她付好了钱,掌柜用干净的油纸包好,递给蝴蝶精。

“让拙僧拿着吧。”

看到女孩子拿这些质量不轻的月饼,青坊主有些于心不忍,便向蝴蝶精伸出手,示意她把月饼给自己。

“不用啦,小蝴蝶不累的!”蝴蝶精笑笑,“大师每天都要去觉醒塔打麒麟,为新来的式神们凑觉醒材料,所以现在应该多休息休息才是。”

“……好吧。”青坊主拗不过她,索性顺了她的意思——他向来不是强求别人的人。

 

“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呀,不知不觉,小蝴蝶来到平安京已经一年了。”蝴蝶精有意无意地笑着说道,“我是跟着雪女姐姐一块来的,那个时候晴明大人真的是太辛苦了,每天去给我们凑觉醒材料收集御魂,很晚才睡觉,都是浑身是伤的回来。”

“……”

青坊主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了。他是晴明通过碎片合成出来的式神,在他妖力尚且稚嫩的时候,寮里的夜叉、山兔、姑获鸟、蝴蝶精和座敷童子已经是晴明的主力式神,尽管晴明努力让他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和他们同样的水平,但他永远也无法走进他们还没有他的那些日子。

“所以,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团团圆圆嘛!”

蝴蝶精笑靥如花。

“对啊。”

“看,那边有卖礼品的!”蝴蝶精的注意力瞬间被旁边的礼品摊吸引过去了,“我们去看看吧!”

“好。”

青坊主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蝴蝶精选了一个精致小巧的蝴蝶结别在发间,对青坊主粲然一笑:

“好看吗?”

“好看。”

青坊主点点头,他虽然不近女色,但还是忍不住流露出赞叹的神色。

“大师选一个礼物带回去吧,我的姐姐们跟我说,在外面最快乐的时刻是给喜欢的人买礼物的时候呢!”

“……好吧。”

青坊主盛情难却,便在摊前挑选起来。

 

“回来啦。”晴明放下逗猫咪玩的逗猫棒,笑着迎接他们,“小蝴蝶你的蝴蝶结很漂亮哦。”

“谢谢晴明大人!”蝴蝶精笑着跑过去抱住晴明,把买来的月饼塞到他手里。

“去找姑姑她们玩吧,她们等你很久了。”

晴明拍拍蝴蝶精的小脑袋。

“那小蝴蝶先失陪啦!”

“去吧。”

 

“……中秋快乐。”

青坊主走过去,递给了晴明一个御守。

“啊,谢谢了。”晴明没想到冷淡的青坊主竟然也会给自己买礼物,有些意外的看着手里的御守。

“还有这些……”青坊主在袖子里掏啊掏,“新的油纸伞是给姑姑的,绣着仕女的折扇是妖狐的,这个新的套环给山兔,雕花的木屐给桃花妖……”

“麻烦你了,我会一一都送给他们的。”

晴明笑着接过青坊主给他的一大堆礼物,内心叫苦不迭。

“好像很久没有新的式神来到我们寮了啊。”

青坊主有意无意地说。

其实青坊主也很疑惑,晴明什么时候变得与世无争了?他还记得以前晴明对于妖刀姬、大天狗这样强大的式神抱有很深的执念,就算拼了命也要召唤出来。可现在却不急不躁地在院子里逗猫玩,觉醒塔和御魂也很少打了。

“现在大家都很好,不用再强求了。”晴明笑着回答青坊主的疑惑,“爱我所得,仅此而已。”

“爱我所得……”

青坊主重复了一遍,似乎明白了其中的深意似的,点点头。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拙僧先告辞了。”

“没事,去吧。”晴明笑着说道,“中秋了,好好歇一歇吧。”

送走了青坊主后,晴明细心地把那些礼物一个一个归类,包好。他大体数了一下,每一个式神都有自己的礼物,可是偏偏少了夜叉。难道青坊主忘记了吗?不会的。他立马否认了自己的想法,青坊主那么有心的人,绝对不会忘了夜叉,应该是有别的原因吧。

 

“回来了?”夜叉看到在桌前倒水的青坊主,问。

夜叉和妖狐在京都逛了一圈之后心情愉快地踏入大门,而妖狐已经到女式神里扎堆去了。夜叉虽然也学了些文言辞藻,但比不上妖狐那风雅之士,又不想因此自取其辱,便借口歇脚回到自己房里了。

“嗯,去京都买了些月饼,等到晚上赏月的时候一起吃。”

“赏月?晚上不是要收集御魂吗?”

夜叉拿起一杯水,咕嘟咕嘟喝起来,在京都逛了一天,渴坏他了。

“晴明大人说,中秋了,大家聚一块也不容易,偶尔休息一下。”

“嘿,那个吝啬鬼总算开窍了一下。”

夜叉把水杯往桌上一放,擦干净嘴角的水痕。

“给你的。”青坊主摊开手,里面躺着一颗青绿的勾玉。

他向来不会自然地转移话题,只能这样硬生生地切入中心,听起来有些干巴巴的。

“哈?”夜叉愣愣地接过青坊主给自己的勾玉,他也没想到素来冷淡的青坊主会送给自己礼物,这么一来他突然感觉勾玉在自己手中的分量重了好多,仿佛神赐。

“嘛,虽然这个旧了些……”夜叉扯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红色的勾玉,放在青坊主手心,“就当是会礼吧,本大爷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如此也好。”

青坊主想了想,还是收下了,把那个勾玉用红绳串起来,挂在自己腰间。夜叉嗤笑一声,把新的勾玉重新串回去,挂回到自己的脖子上。

“妖狐跟我说,女子交换了发簪,就是好姐妹了。”夜叉说道,“那你我交换了信物,算什么啊?”

“……你若愿意,你我也可以结为金兰之交。”

良久,青坊主回答。

“嘁……果然还是个榆木脑袋。”

夜叉叹了口气,望了望慢慢黑下来的天空,月亮在轻纱般的云朵中若隐若现。

“抱歉,本大爷没时间再陪你了。”夜叉摆摆手,“去喝一壶花酒,晚上庭院里再见咯!”

“好。”

 

晚上所有的式神都到了庭院来,晴明摆好石凳石桌,放上烛台加以照明,在树上挂好了明亮的灯笼,不同口味的月饼也端上来。蝴蝶精敲打着手鼓为他们助兴,妖狐拿着新的扇子和跳跳妹妹数上面的美人,晴明也把御守挂在腰间,笑着看着他的式神们……整个庭院其乐融融。

只有青坊主怀有心事,他看着他旁边一直空着的座位——夜叉一直都没有来。

“抱歉,失陪一下。”

他最终还是耐不住性子,借口去后院散心了。

 

“我以为你会喜欢热闹一点的地方,没想到竟然在后院小酌。”

青坊主看了看坐在石凳上喝酒的夜叉。

“不是很喜欢乱糟糟的场合,觉得很闹心。”夜叉笑了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抬起眼来看着青坊主,透过清冷的月光,他的眼中竟然有些湿润。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矛盾?明明讨厌冷冰冰的人,可自己却也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诸事无常,唯有因果。”

“唉,你一念偈子,本大爷头就疼。”

青坊主坐下,把包好的月饼放在石桌上,展开油纸,金黄的月饼芳香四溢。

“那拙僧就陪你一起赏月,,吃月饼。安安静静,你也不觉心乱。”

“我会很郁闷的啊。”

夜叉看着天上的满月,喃喃自语。

于是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夜叉好像吃不惯这种甜腻腻的点心,只吃了几块便又喝酒去了。他喝了几杯酒,心里也不由得有些醺醺然。他望着当空明月,似乎也有所悟似的,笑道:

“本大爷将这当空明月赠予你!敢收不敢收啊?”

“……谢谢。”青坊主愣了半响,他看到夜叉脸颊红润润的,似乎是有些醉了,他只能这么应道。

“嘿,你收下月亮,不怕天上的人来抓你啊。”

夜叉笑着敲了一下青坊主的头。

如果放在其他时候,青坊主一定会生气——至少不会给夜叉好脸色看。但是他却笑了一下,索性摘下斗笠,任凭夜叉孩子气的举动。平时大家都很忙,难得相聚一次,就随了他的喜欢吧。青坊主心想。

夜叉还在笑,而且笑得还很嚣张,甚至指着青坊主笑,笑他一成不变的青衣,笑他蘑菇似的斗笠……他笑着笑着就趴倒在石桌上了,他喝了不少酒,能支撑到青坊主来已经很是勉强。他嘟嘟囔囔地说着酒话,内容是什么,青坊主记不清了。他解下袈裟,披在夜叉身上,尽管中秋天气还不算凉,但水系妖怪的体温偏低,如果不注意,还是很容易感冒的。他无意中触碰到了夜叉的脸,他的脸颊泛起醇红,青坊主不敢多看几眼,立马收回了手,仿佛多看几眼的话他多年的禅心就会动摇。

“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夜叉迷迷糊糊道,不知是对谁说。

青坊主在他面前坐下,端起酒壶重新斟了一杯酒,他举起酒杯,对着当空明月。

“敬您。”他对着月亮说,然后一饮而尽。

说完,他扶着喝得醉醺醺的夜叉,回屋去了。

——拙僧何德何能要那月亮,只是爱我所得,仅此而已。

发表于2017-10-04.4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