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学业充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

【青夜】青喃夜语(八)

幼年(心机boy)叉子出没/阿爸又添一名新主力(后宫)/大师(如同战书一样的)告白/下把开车

-----------------------------------------------------

“这样不是很好的嘛,原来的你凶巴巴的,还是这样看上去友好些。晴明大人不也是给你换了身新行头嘛,多俊俏!”

妖狐优雅地打开折扇,遮住越咧越大的嘴角。

“闭嘴!”

回答他的是一声少年的怒斥,似乎还处在变声期,听起来沙哑却又不失稚嫩。

“哎呀,大师来了。”妖狐幸灾乐祸的心情此刻溢于言表,拼命朝着刚刚刷完御魂回来、尚且疲倦的青坊主猛招手。

“啊!你这个混蛋!”

于是一个黑影钻到了妖狐蓬松的大尾巴里。

 

其实青坊主一直很疑惑,原本刷御魂的主力一直都是他和隔壁寮请来的妖刀姬,但这次晴明却叫来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式神,叫做弈。青坊主只记得他陪晴明到町中对弈竞猜的时候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个端坐在席子上的白发青年,曾经是艺绝京都的少年棋手,现在别人却戏称他为“赌场老板”,但怎么看都不像是凡人。想不到晴明竟与他缔结契约了,甚至还成了主力,不禁又令青坊主感叹世事变化的无常。

说起来晴明前一阵子也把夜叉叫过去了吧,想必是凑齐了进阶材料,夜叉是晴明的第一个主力式神,应当享有这份与他相称的荣誉。

 

“什么事?”

青坊主缓步走过来。

“有一个小妖怪藏在小生尾巴里了,请大师与他认识一下。”妖狐皱眉笑着伸手在他尾巴后面掏啊掏、掏啊掏,终于摸到了一块柔软的地方,然后狠狠一拽。

“臭狐狸你活腻歪了是不是?!敢让本大爷当众出丑,回去我扒了你的皮!”

被揪出来的“小妖怪”破口大骂。

真的是青坊主见所未见的妖怪,红发紫眼,梳着漂亮的偏分,扎着有点俊俏的小辫子,衣着居然还很考究,墨绿的和服配上白色的滚边羽织,像是某家大户人家的孩子。只是头上的的两角和充满恶意的语气好像似曾相识……

“夜叉?”

青坊主有些惊讶地说道。

“臭狐狸,你放我下来!”

奈何被提着后领,纵使他有大闹天宫的本领也无济于事。妖狐笑眯眯地欣赏完他的糗样后,将他交给青坊主。

“小生还有事情要做,不过既然大师来了,就让他解决吧。”

妖狐悄悄对夜叉咬耳朵。

“我靠!”

夜叉的怒火仿佛要从眼瞳中迸射出来。

青坊主无话可说,只能伸出双手接住这个暴躁得像一枚炸弹似的妖怪,看着妖狐朝他寻欢作乐的京都走去,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你?”

青坊主把夜叉放回到地上,蹲下身问他——夜叉目前的身高才到他的腰际,要看他还得昂起头,于是青坊主选择自主放低姿态,以免再刺激到他。

说起来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吧。青坊主默默地想。

“还不都是晴明那个混蛋干的好事!我本以为他那天是让我进阶,结果把我的妖力全都转嫁给新来的那个家伙了!好像是叫‘弈’吧?”夜叉看到青坊主心平气和地问他,气竟也消了一半,但还是气急败坏地骂道,“简直是六亲不认!欺师灭祖!”

青坊主没有纠正他成语运用上的错误,相反,他面无表情,不是因为冷漠也不是因为佛门弟子六根清净,而是因为从认出那是夜叉开始,他所有的惊愕便都用光了。

“于是你变成了这样?”

青坊主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我费这么大的口舌编一个瞎话来骗你吗我!我那么有闲心怎么不去赏花!”夜叉怒了,自从他变成这个样子后,他一直处于崩溃加暴怒的癫狂状态。

“好,不管晴明大人出于什么原因,我会帮你问清楚。”

青坊主想了想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先安抚这个随时都会爆炸的危险品。

“乱棍打死,斩草除根!”

夜叉面露凶光,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尽管这张稚嫩的脸并不适合做什么凶神恶煞的表情,但还是看得青坊主心里一阵不舒服。

他最痛恶滥杀无辜。

青坊主叹了口气,懒得信夜叉的邪。他慢慢起身,抬手招来了照顾他们起居的小纸人。

“先送他回去吧,顺便转告晴明大人,拙僧有事要见他。”

于是夜叉大声喊着“我不服我不服”被送回了房间。

 

“夜叉确实为大家立下过汗马功劳,这个我心中有数。”晴明淡淡地喝完一杯茶,“但我还是不放心他,我之前听说过他的故事,一个能随随便便灭掉一个村子的恶鬼,不管以后如何用言语去粉饰都掩盖不了他身上的血腥味。我和他因一纸符咒而立下契约,但他还是像原来那样,滥杀无辜,甚至通过吃人提升自己的妖力。我也尝试过想劝他向善,甚至用令咒将他缚住,只是他宁折不弯,像海中的礁石一样顽固。所以我只能暂时封住他的妖术,免得他大动干戈。把他的妖力全部转嫁给弈是我不对,但是我实在担心他在人世间兴风作浪。”

说到这,晴明轻轻叹了口气,道:

“我不知道他之前经历了什么,对人类有如此大的恶意,不过世间诸事,自有它的道理,大师比我更懂吧。”

“‘诸事无常,唯有因果’。”青坊主面对着晴明席地而坐,面色沉静地念了一对偈子。

“他的戾气太重了,而且随着他实力一天天的增强,我担心……”

晴明面露难色。

“拙僧明白,晴明大人为苍生着想,是正确的。”青坊主微微点头,“只是……你曾想过他的感受?”

“那在你心里,一个人的欢喜,和芸芸众生的性命,哪一个更重一些?”

晴明直视他的眼睛。

青坊主心里咯噔一声。

“大师,你破戒了。”

晴明叹了一口气,为青坊主斟上一杯茶,茶叶在上下翻腾。

“他戾气太重,除了死亡,转世投胎,没有其他好的归宿。大师渡了那么多妖怪,想必也清楚这一点。”晴明为茶壶添水,水汽氤氲开来,好似隔了一帘薄雾。

“要我渡他?”

青坊主表面平静可是内心却波潮起伏……不,是汹涌澎湃!

“不,我知道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晴明缓缓说道,“现在他妖力只有原来的两成,身体也是幼年的样子,一切也许有改变的可能。我想请你感化他,趁他妖力尚弱时剔除他的恶念,拨乱反正。”

“拙僧知道。”

青坊主还是不温不火,但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就是在排除祸患后又顺便给自己添了个主力吧……”晴明慢慢喝完一口茶,“我是个生活在百鬼夜行中的人啊。”

“拙僧理解,世间众生,各有各的活法。”

 

告别晴明后,青坊主马不停蹄地往夜叉的房间赶。一边赶着又一边编理由,他和晴明的谈话自然是不能一五一十地告诉夜叉的,但至少要编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使他相信。

“我回来了。”

他一推门,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几个揉皱的纸团滚到他脚边。

青坊主捡起那几个小纸团,依次将它们展开捋直,果然就是那些小纸人。这些小纸人虽然没有生命力,但是继承了晴明的意志后似乎也生出人的喜怒哀乐似的,恢复行动能力后便逃之夭夭,似乎这是一片是非之地。

屋内的陈设更是一片狼藉。桌子四腿朝天,橱子是歪倒的,衣服散乱地铺在地上,茶杯碗盘尽数打碎在地,墙上还有利器的划痕。

青坊主深吸了一口气。

“夜叉?”

青坊主一边收拾东西,为自己清出一条通道,一边轻声喊着夜叉的名字。四周依旧静悄悄的,青坊主心里竟然有些担心。

不过晴明大人四处都设有结界,应该不会有妖怪入侵这里吧。

怀着这样聊以自慰的心情,青坊主推开最后一扇门——卧室的房门。

该怎样形容他推开门的心情呢?就像是武陵人在黑暗的洞穴中摸索,历经千难之后偶遇了桃花源,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也像是诗人在疑心山重水复时,遥目一望,却见柳暗花明……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夜叉就睡在上面。

他大概推测出夜叉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大闹一通,阻止他的小纸人都被他揉成一团扔到地上。然后闹累了便扑通一声倒在床上做黄粱美梦,脸上似乎还带着“关我屁事”的表情。他一直都是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自己尽兴,从来不顾后果。

这么说自己劝他向善还真是任重而道远……青坊主默默地想。

他低下头细细端详着这个“返老还童”的妖怪——随意披散着的红发,轻蹙着的眉,嘴角拉出一点点不屑的弧度,脸上居然有一点点的婴儿肥——这家伙的狂傲大概从小便有。青坊主见过夜叉不堪的睡姿,像张烙饼一样摊在床上,霸道地占了大半个床面。可是现在他却是蜷缩着身子的,像是一个怕冷的婴儿——毕竟谁一出生便是恶鬼的呢?话说他都不知道自己盖被子吗?青坊主黑着脸揪出藏在床下被子的一角,拍打干净后轻轻盖在夜叉的身上。然后他才发现夜叉身边竟然还放着他的戬,青坊主拿起戬怕硌疼他。尽管武器会随着主人的身形自动改变大小,但是一上手才发现这件看似轻便的武器竟然这么重,难怪夜叉手上总有老茧。

夜叉保持着婴儿蜷缩的姿势睡了好久,青坊主看着,思绪联翩。他一来到这个阴阳寮的时候,夜叉便是这个寮里实力最强的式神,很多式神都怕他,不敢和他往来。后来晴明将他的能力提升到和夜叉同样的高度后,又将他们安排在一间房里住,才慢慢熟络起来。

晴明应该是早有计划的吧。青坊主心想。

也是,能容忍他性格的,似乎也只有自己。

 

直到日暮西沉,夜叉才伸个懒腰舒舒服服地醒来。见到青坊主在床边,竟有些不好意思,胡乱整了整头发和衣裳,抬起紫色的眼睛问道:

“晴明怎么说的?”

青坊主被这一眼惊到了,那是一双孩童特有的清澈的眼睛啊,面对这双眼睛你能说出违心的话来吗?

“……晴明大人说,等发现适合你的副本之后,再恢复你原来的实力。”

最后青坊主还是扯了个谎。

“哼,不就是嫌本大爷占着茅坑不拉屎嘛。”

夜叉冷哼一声。

“请不要妄自菲薄。”

青坊主认真地看着他。

夜叉被这一声笑话逗笑了,哇哈哈哈!妄自菲薄?恶鬼有妄自菲薄的吗?恶鬼只会对见到他便瑟瑟发抖的妖怪或者人类夸耀自己无上的暴行,无上的恶。

“哈哈哈!难得见你幽默一次。”

少年特有的声线使他的笑声格外清脆,青坊主听着悦耳,也不由得展现了一丝笑意。

“晴明让本大爷不开心,本大爷也不能让他好受。”夜叉突然不笑了,有些严肃地盯着青坊主的眼睛,“他不帮我恢复我的妖力,你必须要帮我,出去探索的时候,要叫上我。”

“……我明白。”

青坊主答应下来,尽管这样也许与他和晴明的约定有所出入,不过也正好有更多的时间教化这个恶鬼,想来应该不错。

“那快点带本大爷去探索!”夜叉弹了一下青坊主的脑门,“晴明可以亏待本大爷,但你必须和我一条心,懂么!”

青坊主轻揉了一下刚刚被弹痛的地方,看来这家伙无论何时都下手没轻没重。

自己这算是取得这家伙的信任了吗?恶鬼的信任可真是廉价啊。不过委实来说滚过多次床单人家要还不把信任交给你,那么就是对方单方面的耍流氓,或者……逗你玩。

 

为了掩人耳目,夜叉的“特训”只能在晚上悄悄进行。说实在的,原本青坊主一个“禅心”就能解决了的事,他非要一个一个打,这样下来固然效率不高,夜叉也难免挂彩。

“还好吧?”

青坊主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扶着戬努力站稳的夜叉。他身上全是深浅不一的抓伤,还好没有命中要害,但失血和巨大的体力透支也令他吃不消,他面色惨白,额前尽是汗珠,就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少年。

原来伤痕累累的恶鬼和伤痕累累的少年也没有什么区别。青坊主心想。

“别看我!”

夜叉盛怒之下燃起三点鬼火,凶猛的海浪踊跃成了漩涡,狠狠地拍在了对面的妖怪身上。那妖怪哀嚎着灰飞烟灭——其实夜叉这一击有如此卓越的效果也有青坊主的一半功劳。

夜叉再也支撑不住,伴随着一声闷哼,扑倒在了地上。

 

“醒了?”

“唔……”夜叉慢慢睁开眼,眼前还是模模糊糊的,只能隐约分辨出一个轮廓,他下意识地上前,想要看清他的脸,可是突如其来的剧痛令他全身一阵挛缩。

“不要动,伤口会裂开。”

“嘶……我靠。”

夜叉闷闷地骂了一句。由于体型缩小的原因,他整个人都靠在青坊主胸膛前还稍有空余,青坊主身上特有的檀香味萦绕在他鼻尖,令他忍不住想打喷嚏。

“谁让你包扎啦?捆得和个粽子似的。”

夜叉撅起嘴看他。他的嘴角微微抽搐,倒不是因为埋怨,而是因为全身的剧痛。

“……以后还是去观战席上吧,那里安全。”

青坊主耐心地回答他。

“不去观战席,战斗还是照旧。”

夜叉说,他一直都不是个听话的小孩。

“随你喜欢吧。”青坊主长呼一声。

“哎,败给你咯。”夜叉说罢缩回青坊主的怀里,“我先睡会儿觉,以后的每天晚上照旧,直到我妖力恢复。”

“好。”

青坊主解下他青色的袈裟,盖在夜叉身上。然后抱着他让他的头乖巧地枕在自己肩上——如同抱着一个酣睡的婴儿。踩着厚厚的积雪,步伐又快又轻,踏地有金莲。

 

“大师——大师呀!”

“……嗯?”

青坊主一个颤栗,猛地惊醒了。环顾四周,发现了坐在他身边满脸关切的蝴蝶精。

“大师又不小心睡过去了,”蝴蝶精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大师这些天总是这样,晴明大人担心您生病了,叫小蝴蝶来看看。”

青坊主这才想起现在正是阴阳寮下午茶的时间,桌子上还摆着精致的茶点和茶水,也传来妖狐拈花惹草……啊错了,是谈诗论赋的声音。这些天来,他白天要去刷御魂,晚上还要带着夜叉去探索,纵欲过度……啊又错了,是日夜操劳,难免会打瞌睡。

“抱歉。只是有些疲劳。”

青坊主有些窘迫地揉了揉太阳穴。

“大师做噩梦了?”

“没有,”青坊主想了想,似乎努力回忆起刚刚的梦境,但此刻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委实来说,心外无物之人,是不会做梦的。”

“那大师的生活岂不是很枯燥?”蝴蝶精垂下眼帘。

“不是这样的。”青坊主安慰一下这个女孩,心说哪里枯燥了我陪着那个麻烦制造者到处刷探索简直是丰富多彩啊好吧!

“不过大师如果做了梦的话,小蝴蝶一定要去看看!”小家伙乖巧地抬起头,“大师并非心外无物之人哦,小蝴蝶知道,您心里放不下一个人。您睡觉的时候还在笑呢,想必是个美梦吧。”

青坊主愣住了。

笑?青坊主一直喜怒不形于色,只有在面对夜叉的时候才会稍微流露出一些寻常情感。看来那个梦真的是不得了啊,不会有什么该死的少儿不宜的东西吧?绝对不能让蝴蝶精知道!

“哎呀,春宵一梦值千金啊。”这时,妖狐打着扇子走过来了,顺手摘下一朵梅花,蹲下来别在蝴蝶精好看的发髻上。

“哎狐狸叔叔!”蝴蝶精的面颊忍不住泛起红晕。

“干过火了,大师?和那个小妖怪?”妖狐笑着揉揉蝴蝶精柔软的面颊,却在问青坊主。

“没有的事,别当着她的面说。”青坊主连忙为自己辩解。

“小生开个玩笑,您可别当真。夜叉在屋里等你,小生负责来传个话。顺便……”妖狐笑了笑,抬手把茶点推到蝴蝶精面前,“来逗引一下这个无人问津的蝴蝶。”

“你适可而止一下。”青坊主微皱了一下眉头。

“小生有分寸,不过是风光正好,陪蝴蝶精小妹妹小坐一下。”妖狐笑吟吟道,“让夜叉等急了可不好哦。”

 

“什么事?急急忙忙的……”

青坊主推开门,明明外面太阳那么好,可屋子里却是阴暗的。他的声音突然顿住了,利刃无声地划在他的喉间,只消一步便能割开他的喉咙。

“你的目的?”

夜叉在黑暗中举起戬,一步步逼近他,紫色的眼睛里寒光毕露。他又变回那个恶鬼了,暴戾恣睢。

“……”

青坊主只好顺着他往后退,可是夜叉越逼越紧,直到把他逼到墙根,才不耐烦地说一句:

“别给老子装木桩子!”

“……”

可青坊主还是沉默着,他抬起琥珀色的眼睛看着夜叉。

“行行,瞧你那幽怨样儿。”夜叉啐了一口,盯着他的眼睛,“如果说作为两星式神,我的妖力其实早就恢复了,但是要进阶,回到原来的样子,还是需要晴明的力量。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你还是每晚带我去探索,假装不知道。你固然可以悄悄拿两个晴明不在乎的小式神给我进阶到三星,可是三星以上,就要过问他了。如果你真心帮我,不可能不去问晴明,可你没有。要么你们达成了某种协议,要么你另有企图。说吧,本大爷洗耳恭听。”

“所以你要我带你去探索,实际上是为了试探我?”

青坊主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轻声这样问道。

“是,顺便恢复一下妖力,一举两得嘛,反正晴明绝对不会帮本大爷,其他式神也都避之不及,就你这傻和尚还能帮上忙。”夜叉伸出小指不耐烦地掏掏耳朵。

“还有,你是故意不用妖力吧?结果后来鬼火多到用不完。”夜叉掏完耳朵,目光森冷地看着他,“就这么喜欢看我受伤?还是要玩‘英雄救美’的把戏?”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受人伤害的痛处,劝你知难而退,放下杀心。”青坊主平静地说道。

“那么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开心吗?”夜叉撩开衣服,露出这几天受伤所留下的疤痕。

“……不仅不开心反而还有点心疼。”

“说这种屁话还不如说‘对不起’!”

“……对不起。”

沉默良久,青坊主开口道。

“嘁。”夜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把戬移开,重新立在地上,很自然地倚上去,“你想度化了我吗?那不如给个痛快,晴明还能开开心心地得到那一百御札,反正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废物。”

“我不会这样做的,我会感化你,除非我在之前形神俱灭。”

青坊主看着他,一字一顿。

“感化?本大爷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你拿什么感化我?你之前渡了那么多的妖,你会都耐心跟他们讲大道理感化他们吗?唯独对我特别对待,真虚伪啊。”

夜叉嗤笑一声。

“你是不一样的,你不一样……”青坊主沉吟着,“你是我的……爱人。”

那句话还是说出了口。

夜叉那张还算清秀稚嫩的脸庞突然变了,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起,面孔因盛怒而扭曲,那张孩童般美好的脸庞仿佛有魔鬼在其中苏醒,连空气里的灰尘都微微一震。

“滚!”

他冲青坊主大吼道,有些破音,嗓子也有些沙哑,若平常他这么喊一声也许连他自己都忍俊不禁。但他没有笑,眼泪却无声地流了下来。

青坊主迟疑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地大步向前……慷慨地把夜叉搂到怀里!

“混蛋你放手!”

夜叉拼命挣扎,可无奈少年的身体拗不过青坊主成人结实的手臂,他的头被迫靠在对方的胸口上,他听到青坊主胸腔中的心脏安稳地跳着,如同寺庙里缓慢而洪亮的钟声。

青坊主搂住他的肩膀令他无法挣扎,慢慢跪到地上,这样夜叉整个小小的身子就全在他怀里了。

“我愿为你逆天而行,就算尝尽八苦八难、形神俱灭,永不堕入轮回……我心甘情愿。”青坊主大声说道,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像是誓言,更像是对他曾经参拜的佛祖的挑战。

他的情,用他毕生的修行来赌。

“混蛋……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夜叉把头闷到他的衣服里,闷闷地骂了一句。

“值得……因为我们殊途同归啊。”

青坊主愈发抱紧了夜叉,在心里轻声说。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