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柜中少年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言棋】段子

我爱考试,考试使我只会码段子。
码段子还不带打草稿的==
――――――――――――――――――――――――
1.周棋洛睡不着觉,要李泽言给他数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声音稍微轻一些!”
周棋洛的眼睛在黑夜中熠熠发光。
“一只羊,两只羊……”
“要再温柔一点哦!”
“一只羊……”
“可以再低沉一下。”
结果周棋洛越来越精神。
“你成功透支了我对你所有的耐心。乖乖睡觉就这么难么?”
冷面总裁眉头一皱,他摸着黑把周棋洛揽入怀中,在他的耳朵旁低声说。
“……咿!”
“怎么了?”
“耳朵……怀孕了。”
2.李泽言出差多日,收到这样一条匿名短信:
性感小野猫,在线约炮!
李泽言面无表情地拨通魏谦的电话:
“魏谦,告诉他们今晚的庆功宴我不去了。顺便给我订一下今天下午的回程机票。”
“哦,好。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我可以问的话。”
“没什么,家里养的猫饿了,我回去喂喂他。”
3.周棋洛读了《小王子》,突发奇想,问李泽言一个问题:
“有两栋房子,第一栋房子有着玫瑰似的砖头,阳台上盛开着绿色的天竺葵,鸽子在屋顶上作窝儿……第二栋房子是一套价值100万美元的房子!所以这两栋房子,你喜欢哪个?”
身价过亿的总裁淡淡道:
“都不喜欢。”
“哎?为什么?”
“因为房子里面没有你。”
4.李泽言带着布丁去探班,周棋洛穿着女装,化妆师丽莎正给他涂口红。
经纪人沈远给他搬了把板凳,李泽言毫不客气地坐下。沈远告诉他棋洛正在拍一部电视剧,他反串饰演女主角,想必精彩。
李泽言面无表情地说那把你们男主角叫出来我要单独找他谈谈话。
沈远说这不好吧会让演员演戏时放不开的。
李泽言又说他既然没有非分之想那怎么会放不开呢。
沈远接着说李总你这就是强人所难了……
李泽言又说……沈远接着说……
直到周棋洛化好妆走过来,总裁与经纪人友好而热烈的洽谈仍在继续,周棋洛眨巴眨巴眼睛,因为他发现李泽言说话的架势好像下一秒就要掏出火箭筒朝沈远发射过去。
“你怎么来了?”
周棋洛打断了双方的谈话。
“哦,我和李总谈你的新戏呢。”
沈远连忙说。
李泽言站起来,看着周棋洛。周棋洛穿着浅紫色的小套裙,领口系着雪白的领巾,金色的长发打着小卷儿娓娓垂下,勾着细细的眼线,红唇鲜艳。
李泽言看了又别过头去,似乎是在躲避某种美丽的威压。
“过来看看你。”
“我知道嘛,你每天都会带着布丁过来!”
“以后不要再反串演女角了。”李泽言凑过去,悄声说。
“哎?你怎么了……?”
“不是所有人看到你这一身打扮都能像我一样把持住。”
5.棋洛想学做饭,于是李泽言让他先在厨房里打下手,熟悉阵地。
“把鱼放到锅里煎一煎。”
李泽言下令。
周棋洛一手托盘一手持铲,看着滋滋冒烟的油锅欲言又止。
“快点。你在干什么?”
“唔……你说被油烫一下会不会很疼?”
“不疼,相信我。”
李泽言有些不耐烦了。
周棋洛深吸一口气,向前走几步,但又退回来了,然后又走几步,又退回……
哎?
李泽言站在了他身后,挡住了他的退路。
“好了,现在你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了。”
“你你你!”
周棋洛拿着盘子的手都在哆嗦。
“别怕,真不疼。”
周棋洛又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到锅前,别过头把盘子一抖,鱼应声入锅,当然也贱出了点点油花。
“哇啊啊啊救命救命!”
周棋洛拼命往后躲,一头撞进了李泽言怀里。
“你是笨蛋吗?食材应该慢慢放到锅里,你这样容易被烫伤的!”
李泽言严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周棋洛抬起头,发现油点凝固在空气中,袅袅的热气也宛若被冻结了似的。
时间静止。
“我我我第一次做饭没有经验嘛……”
周棋洛委屈巴巴。
“只此一次,下次我可不能保证及时救你。”
“但你只要在我身边就一定会保护我,对吧?”
周棋洛朝他眨眨眼。
“看来以后不能再惯着你了。”
李泽言别过脸。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