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学业充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

【言棋】Little Angel

*灵感来源于童话《小王子》
*部分致敬了童话《小王子》
*想试着写一写自己理解的童话风的言棋(好像失败了)

“你能给我一块布丁吗,先生?”
我的衣袖被抓住了。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穿着一件小衬衣,黑色的背带短裤,踩着棕色的方口小皮鞋。说实话,第一眼看上去,他一点都不像走丢在城市里的小孩。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的身份原因,我最好还是不要和与我无关的东西扯上关系。我只是去Souvenir准备了一下下午需要的食材,而我现在应该重返公司,那里还有好多文件等着我去批――这才是我的本职工作。
“拜托!”
他看着我,蓝色的大眼睛里写满急切。
真烦。他出门没有跟紧他的爸爸妈妈吗?
“求你了先生,我饿极了……我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他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真烦。饿极了的话应该吃面包之类的补充能量,而不是吃这些华而不实的甜点。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
“你答应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他突然抬起头,微笑在脸上绽开。
他平安无事地能活到现在,是件很万幸的事情吧?我想。
我带他走进Souvenir餐厅――这是我的秘密,而我无需向一个小孩子隐瞒。我从冰箱里拿出上午刚做好的布丁,放到餐桌上。他坐在高高的凳子上,晃着小腿。
“哇!谢谢你,布丁先生!”
他惊喜地叫出声,接过小盘子。
……布丁先生?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
我看着他吃完抹抹小嘴。
现在该说回家的事情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分享我的玩具!”
他笑了,笑声像一串一串的小铃铛在黑夜里碰撞。这声音听久了倒也不觉得吵闹,比文件翻阅的时候清爽多了。
“你的脑袋里装的全是无聊的玩具吗?”
我有点烦躁,照他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带他回家?
“你着急咯。”
他抬起头,表情看上去是有那么一点“不高兴”。
我愣住了。
“你应该回家。而我还有正经事要做。”
我生硬道。
“你的口气像个大人!”
他好像突然生气了,抬起头看我,蓝色的眼睛似乎要把我逼到角落里去。
曾经父亲严厉的目光都未撼动我分毫,现在却我被一个小男孩震慑住了。
“我本来就是个大人。”
“可是你会给我布丁!你还关心我问我住哪!”他大声说,像只炸毛的小狮子,“以前我提出这些要求的时候,人们都不耐烦地打开我的手,说什么‘在忙正事’、‘去找警察’、‘别烦我’……可是你有耐心,你关心人!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可是你说……”
他哽咽了,小脸涨得红扑扑的,垂下头,肩膀微微抽动。
一股无形的力量再次震慑住我了,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难过,那种就像小孩子失去心爱的伙伴一样的难过。
几乎很少让步的我竟然在一个小男孩面前认错了:
“……抱歉。”
他没说话,自己拿手揩去了眼角的泪水。
“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都陪你。”
末了,我说――我实在无话可说了。
他慢慢靠在我怀里,肩膀还在上下抽动,可是完全放松了警惕,长呼了一口气。像是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温暖的被窝。他闭上眼睛。
我生硬地伸出手揽住他,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这样的生物,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眼泪的威力太巨大了。

在这里我会讲一下关于他的事情:
他自称是壁画上的小天使。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你经常去教堂的话,你应该认识我。我是壁画上的小天使儿!”
他这么说。
可是我从不去教堂,我无从考证他是否说谎。
如果有一个小男孩对你说他其实是壁画上的天使,你会是什么反应?至少我,是认为他幼稚至极了。
那如果你是一个小天使,你该如何向别人证明自己来自天上的世界?
你会说自己俊美可爱,有着金发蓝眼,会向过路的人要一块布丁,笑起来就像银铃一样?不会的,这不足令人相信,你必须说:我是从教堂上的那幅《圣母玛利亚》上降落下来的!这样,别人(或者说我)才会相信:“啊,原来是这样的天使啊!”

我和他走到街上,我的步子迈得又大又快,他只能小步跑着才跟得上我。
“慢一点慢一点!”
结果他摔了一跤。
那一跤真够结实,他整个人扑倒在了水泥地上,膝盖蹭破了一大块皮,手心也擦破了,下巴上殷红一片。
“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带着责备的语气说他,伸出手要扶他起来。
在太阳的照射下,我看到他的眼里有泪水在打转儿,可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总以为这是在我自己家里呢!”
别幼稚了好么?你笑得有多难看你自己知不知道?
“真的,天堂里的路都是用云彩铺的,摔倒了一点也不痛。”
他又补充一句,拍拍灰尘,自己站了起来。
我只好带他去门诊,把他的伤腿包扎好。
现在我不得不放慢脚步好让这个一瘸一拐的小男孩跟上我了――我可不想这个冒失的家伙再受伤。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跟不上,你是笨蛋吗?”
我问他。
“我想自己追上你!”他冲我璨然一笑,“为了追上你,我会跑得更快!就算是摔跤也不痛的。”
笨蛋。
为了安慰一下他――其实是安慰我自己,我在路边给他买了一个棉花糖。
“感觉就像回家了一样!”
他几乎要欢呼雀跃。
可结果是由于天热的原因,他吃得棉花糖满手满嘴都是,五个手指头粘在一起,成了一个小拳头。
我又只好带他去路边的水龙头洗手。
“听,水在唱歌呢!”
他听着哗哗的流水声,眸子也清澈如水。
我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的想象力,对我而言,水就是水,清澈透明,也不会唱歌。
可是经他宛若银铃一样的小嘴说出来后,我好像隐约感受到水的歌声了,那声音并不大,却在我心底击起激荡的回声。
它使我想起好多被我选择性遗忘的东西:母亲做饭时厨房飘来的炊烟,父亲送我的第一件三件套西装,圣诞树上挂着的小银铃铛,远山上教堂的钟声……
他为什么总能感知到我所感知不到的东西呢?
“有些东西,眼睛是看不到的。”
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抬起头看我,眸子晶亮如星。
“别再说这种玄之又玄的话了。”
我别过头,不愿意在一个小孩子面前暴露我在这方面的才疏学浅。

“我一直想玩玩那个来着!”
他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别的地方了,那是远处中央公园新建的大迷宫,每天来这玩的人络绎不绝。
迷宫。我心里一动,一个计划悄然孕育。
“好。”
我答应了。

迷宫的围墙很高,大约有两米,我和他站在入口处站定。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伤痛似乎早已被抛到了脑后,在我旁边站着的,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小男孩。
“找不到出去的路,可不要哭鼻子。”
走到迷宫的岔口,我对他说。
“绝对不会,我会找到你的!”
他冲我比了个鬼脸,转身走上那条岔路,步子迈得又大又坚决。
我叹了一口气,走上了另一条路。

我突然加快了步伐。超过一个又一个人,绕过一个又一个围墙。
我要摆脱他。我不能再在这样一个说话神神叨叨的小男孩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即使他在迷宫里迷了路,也会有工作人员把他找出来。这里是市中心,一定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来帮他,还会带他回家。
而我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我给了他食物,我还陪他玩,现在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李泽言,你他妈的真是一个混蛋。”
一个声音在我心底激起。我愣了一下,仿佛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清醒了。
我在做什么?我在逃避责任!我选择了他,他信任我,而我现在却要将他抛弃?我甚至听得见他找不到我之后无助又放肆地大哭,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我不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我在想什么……我在让他追上我么?
可是已经……太晚了,迷宫的出口已近在眼前,我看到了前方的白光,可是白光里没有天使。
我一头踏入那片白光里。
“呼――总算赶上咯!”
一串银铃在我耳旁响起。我低下头,惊讶地看着那个和我一起出来的小男孩。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近乎沙哑地问他。
“我听得见你的脚步声!”他欢快地答道。
“可是有这么多人――”
“你的脚步声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飘忽又虚浮,漫无目的;你的稳健又从容,你目标明确。你的脚步声让我开心,你是独一无二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要知道,我迈的步子比他两步还要大,况且我还是在疾走,况且他的膝盖上还有伤……他是怎么跟上的?
“你在我身上花了时间,使你的脚步声变得不一样了……”他看着我说,又重复了一遍,“其实你最后也听到我跟不上你了,对吧?所以你放慢脚步好让我跟上,谢谢你。”
我说不出话来了。
“腿疼腿疼……”
他慢慢蹲到地上,眉毛痛苦地拧在一起。一定是刚刚他追赶太快而让伤口又裂开了。
我看着他,看了又看,他又一次打动了我,打动我的是他那颗无暇的心。
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推向了他。
我慢慢蹲下,抱住了他。
“这是给我的奖励吗,布丁先生?嗯……焦糖味儿!好香好香……”
他深深地吸了吸鼻子,将头靠在我的胸口上。
我真真切切感觉到,我怀里抱着的不只是一个小男孩,也是一个小天使,远比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令人心生怜爱,也更加脆弱。
他是那样依赖我,甚至连我的脚步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其实他很害怕吧?可还是要笑出来给我看。
我决定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抛弃他。
我要为我的天使负责。我要……为我驯养的东西负责。

天渐渐阴了,我们的头顶上方乌云密布,接着,砸在地上有硬币大小的雨点降落下来。
“快去躲雨。”
我说。
他却突然拉住了我的袖子,全然不顾雨水打湿他的衣服。
“快点快点!”
“干什么?”
“我们看彩虹去!”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做这种事。
可是在城市里是见不到彩虹的,这里高楼林立,是现代化的精神沙漠。
“我们必须找个地方躲雨,我这是为你好。”我严肃道,“感冒的话会很难受。”
“可是我看不到彩虹一样难受……”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沮丧得就像是被大狗抢了骨头吃的小狗。
我扭头看了看四周,空旷的公园找不到一出躲雨的地方,真想把这个公园买下来重新改造。
“披上我的衣服,在原地等我。我去买把伞。”
我脱下厚重的西服外套,搭在他身上。他还撑不起来,衣摆重重的垂在地上。我快步跑向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把大伞,又给他买上了小雨衣和小水鞋。
他倒是挺乖,一直在原地等着我。我回来给他穿好雨衣,又脱下他精致的棕色小皮鞋,换上塑胶雨鞋。
等我大功告成,我的全身都湿透了,打了摩丝定好型的头发也塌了下来,粘在额头上。可是通过路面水洼的倒影,我有种恍惚回到少年时代的感觉――那个时候我还没学会穿西装、打摩丝,是个喜欢穿白衬衣,留着细碎短发的干净少年。
有好多东西随着时间远去了,可是因为某种机缘巧合,它又悄然而至,只是如浮光的掠影般一闪即逝。
“走,带我看看你说的彩虹,希望不是浪得虚名。”
我撑开伞,握着他稍微有点冰凉的小手,把湿嗒嗒的西服外套搭在手臂上。他用另一只手拎起小皮鞋,笑道:
“嗯,布丁先生最好了!”
他走在我前面,水鞋激起一朵一朵透明的玫瑰花。

我们走了好久,一直走到了郊外,仿佛是沙漠的边缘,这里鲜有人烟。
我没能想到这个膝盖受伤的小男孩还有这么大的毅力,而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支撑着他走下去、走下去。
我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给予他如此大的活力,但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有些东西,眼睛是看不到的。”
我又想起他的话来。
我们走到湖边,他有些疲倦了,望着平静的湖面出神。
我收起雨伞,雨已经不下了,天将放晴,我的心情也慢慢晴朗起来。
他的表情突然变了,他的眼睛慢慢瞪大,嘴角也慢慢扬起,他抓紧了我的衣袖,欣喜若狂地指向远方:
“快看快看!是彩虹!彩虹!”
的确是彩虹,从天蓝色的彼岸悄然滑落,架起了一座大大的桥梁。它应该只存在于莫奈的画布上,藏匿在巴赫的音符里,跳跃在王尔徳书写的童话中。
我说不出话来了。人在法力无边的大自然面前最好还是选择缄默。
许多我曾一度抛弃在这片精神的沙漠中的东西,像坐滑梯似的从彩虹上滑下来,涌入我的脑海:我想起母亲教我烹饪时的甜蜜,想起父亲扶着我肩膀时手掌传来的温暖,想起师长的关怀,又想起原野上清爽的秋风……

“顺着彩虹能一直爬到天堂去呢。”
他轻声说,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要回家了吗?”
我居然有点隐隐不安,无形之中,我已经接受了他是个小天使的事实。
“……你知道,彩虹是不能长久存在的。”他垂下头,看着穿着的橡胶小雨鞋,“会掉下来的,摔得很痛。”
我突然想到了儿时伙伴们开的玩笑,他们在黑夜里打开手电筒,一束光柱直插夜空。
“你顺着这个爬到天上去吧!”
“哈哈哈我才不会做呢!如果你把手电筒关了,我不就掉下来了吗?”
我看着渐渐淡去的彩虹,还是像初见时那般惊艳。我明白,我看到的只是表像,本质的东西是看不到的。
彩虹很漂亮,是它勾起的人们美好的回忆令它变美了。
“真想为你把时间暂停,让你安稳地爬到彩虹对面去。”
我说出了自长大成人起从未说过的幼稚的句子。
“谢谢你,布丁先生!”
他抬起头,笑了,笑容被阳光分割成无数断断续续的碎片。

彩虹看完了,他好像了却了一桩好大的心事。我脱下他浑身雨水的雨衣,又给他换上小皮鞋。雨衣雨伞雨鞋和外套被我拎在一起,然后腾出另一只手牵住他的小手。
我和他走在夕阳西下的街道上,太阳这么红,好像有特质的果汁淋在了我们身上。
“我一直想去那里玩玩来着!”
他领着我跑到远处的游乐园,和其他小孩子一起做游戏。我给他买了一个小泰迪熊让他抱着,又把氢气球系在他的手腕上。
“玩完了去树下找我。”

我在树荫里默默地看着小孩子从我身边欢笑着跑过,好像有无数个小铃铛在我耳旁响起。我闭上眼睛,像他聆听我脚步声似的去聆听他的笑声。
我听到了,他的笑声是特殊的,我一下就分辨了出来,好像之前我已经听了千千万万遍。
我们在彼此身上花了时间,因此我们之间,独一无二。
我睁开眼睛,意外地发现树上多了一则寻人启示,我正打算阅读,可我的衣袖被拽住了。
“布丁先生……”
“玩累了?”
我蹲下来问他。
“唔……”
他的脸红了。
“怎么了?”
“我觉得我该回家了。”
他说着,别过头去。
“……”
我沉默了。明明几个小时前我还对他避之不及……
“你知道的,家总是要回去的。”
我明白,因为曾经我也有一个家,只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我再也没回去。

他领我到路边的长椅坐下,他坐在我的大腿上,又把小泰迪熊放到他的膝盖上,他凝眸望着夕阳西下的远山。
“我的家很远,也很难回去……等到月亮爬上来,我就顺着月光回到天堂去,月光会持续好久,我不用担心会掉下来。”
笨蛋。如果月亮被乌云遮住了怎么办?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的。”
“布丁先生……”他抬起头,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完全是上帝的造物,“如果我再也回不来了,你会记得我么?”
“别说这种鬼话。我不会让你走的。”
“你绝对会记得的!”他居然笑了,“你会记得唱歌的流水,你会记得美丽的彩虹,你还记得有一个小天使,他滑稽可笑,摔坏了自己的膝盖,可是他属于你,独一无二……”
他说不下去了。
“分别,难免会掉眼泪。”他吸了吸鼻子,“被人驯养,也难免会掉眼泪。”
他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呢?他教会了我爱与责任,教会了我驯养,把我从精神的沙漠中解救出来,我们彼此需要……可他现在却要走了。
“我不会让你走的。”
我抱紧了他。我这个时候固执得像个孩子。
“那里是我生活的地方,我的家,我一定要回去。”他有些着急,脸又红了。
“我不会忘了你的。我会记得你做的布丁,我从此不会再害怕黑夜,因为你给我买的小泰迪熊在我枕头边上陪我,我会爱上那焦糖的苦味儿……”
他又说。
“你也可以去教堂看我,只是我太渺小了,我不能精准地说出我究竟在哪,因为壁画上有千千万万个小天使……但是这样也不错,因为在你眼中,所有的小天使都是我,你就拥有好多好多小天使了。”
“他们会转着圈儿为你唱歌,他们会守护你的笑容,他们笑起来就像小铃铛一样,这样一来,你就好像拥有了千千万万个会笑的小铃铛了!”
他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像树袋熊一样吊在我身上。他心跳得那样快,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
“你不能走……”
我的眼前模糊了。
“布丁先生……我累了,我能在你怀里睡一会儿吗?”
“真想让你一直这样睡下去。”
我扶住他微微颤抖的脊背,闭上眼,努力把泪水逼退。

他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悄悄离开的。当我在温暖的夕阳中不知不觉地睡着的时候。
等我醒来,我还躺在长椅上,身上盖着我的西服外套,于此不同的是我的怀中空无一物,冰冷冰冷。
此时黑夜已经过去,天上亮起了启明星。我惊慌地四下张望,只是目光所及之处并无阳光。
他最后还是一个人走了。
我坐起身,弯下腰,把脸深深地埋到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中。
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或勃然大怒,只是有点恍惚,还有点空虚。好像心,一下子空了好大一块地方。
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很美的梦。现在梦醒了,只剩下飘渺的“记忆残片”。
他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那里是我生活的地方,我的家,我必须要回去。”
似乎是受了什么指引似的,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弃置许久也一直不愿面对的电话号码――我的父亲。
“喂。父亲,突然想给您打个电话。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去看看您……”
……
打完电话,我又打开短信,编辑一条信息:
“您在天堂还好吗?我爱您。”
发送联系人:“妈妈”。

做完这一切,我多年来的心结似乎得到了些许缓解。他果然是一个小天使,在走之前的最后一刻还在帮我解脱我身上厚重的甲胄。
我起身走在那条月光小径上,想象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抱着泰迪熊,轻手轻脚地顺着银色的阶梯,慢慢爬向天堂,步子迈得又大又坚决。
他一定会紧紧抱着他的泰迪熊,因为我不在他身边,如果不抓紧什么东西的话……他会害怕吧?
天使也会怕黑么?我想。

我顺着那条月光小径,慢慢走到了一座教堂。清晨的教堂传来杳杳的钟声。我心里一动,走了进去。
走进教堂,我抬起头,看着四处的壁画。壁画上的小天使无一都俊美可爱,金发蓝眼,开口微笑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面对这么多相似的个体,我不由地有些沮丧:我别想在壁画上找到他了!
可是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躯壳,本质的东西是看不见的。他们很美丽也很动人,可是他们和我的小天使是不一样的,他们未在某人身上花过时间,他们未被驯养……
“您是来祷告的么,先生?”
牧师微笑着问我。
是的,我是来祷告的,可我不是面对上帝,我是要对这里的所有人说――
如果有天你在街上碰到了一个小男孩,如果他有金色的头发,如果他笑起来像小铃铛一样,如果他问你要一块布丁,如果他带你去看彩虹……请赶快告诉我!告诉我小天使又回来了……
“阿门。”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