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Rainy night

“唉,会感冒的。”我打着伞对他说。
“没关系……爱琴海的雨……很温柔呢……”他冲我笑笑,一头扎进了雨幕里。
我撑着伞,在一群古希腊的断壁残垣中不知所措。
他在雨中舞蹈,无数如琉璃般晶莹的雨珠笼着他,为他打着拍子。他忽而旋转又旋即跳跃,月光清澈如水,他在月下肆意舒展着身子——此刻他是月亮的孩子,月神的瞳孔。他踏出一朵一朵的水花,飞溅着的如同银色的绸缎。他没有穿演出服,也没有化妆,更没有舞台上的灯光和音乐的震撼效果,但是在他在雨水中旋转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敦煌壁画中的《飞天》,虽然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但是霎那间,他突然打破了这两种文化的障壁——古希腊神话的神秘与莫高窟壁画的洒脱。
跳完了一曲后,他在雨中猛地站定,仿佛一尊雕像。
一瞬间我忘了任何事,整个人全沉浸在他刚刚的舞蹈里。忘了喝彩,也忘了鼓掌。
“来……我教你跳……”他走过来向我伸出手。
“啊,古希腊的舞蹈在下不太熟悉……”我连忙说道,可是手却被他拉过去了。伞摔到了地上,漾出朵朵莲花。
“很简单的……你一定喜欢……”他冲我说,笑容和曦。
我被他拉着走进了这银色的珠帘里。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英俊——修长的颈脖,希腊雕塑式的高挺鼻梁,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眼睛里有着猫一样的瞳孔,还有水珠一路滑到锁骨留下的完美曲线。
他在雨中抬起手臂,我也学着他抬起手臂;他旋转着高抬腿,我也模仿着,确闪到了腰,身子仄歪。
“没事吧……”他赶紧扶住我。
我笑笑,道:
“在下也许可以继续。”
于是雨中的两人又开始旋转,只不过看起来动作幼稚。
雨幕中的我有点恍惚,他扶我时残留着的爱琴海海风的香味还萦绕在我的鼻尖。他牵着我的手拉向他时,我怀疑他是奥林匹斯山上的神袛,误打误撞降临到了人间。
“看着我……本田……我教你……”我隐约听到他在雨中说。
我对上了他的眼睛,他墨绿色的瞳孔蒙了一层雾。莫名其妙的,手臂该怎么抬,腿该怎么放,看着他的眼睛,我总能跟上他的节奏。他离我越来越近,直到他的右手拉住了我的左手,我的右手自然的搭上他的肩膀,他的左手揽上了我的腰,这才由独舞到了双人舞。仿佛他主导了这一场舞,而我是他牵着线的木偶。
我们跳了很久,直到我腿一歪,不受控制的倒在他怀里,他才停下。我感受到他火热的喘息喷吐到了我的脸上。
“对不起,我……”我红着脸从他怀里起来,拔了拔湿透的鬓发,诚惶诚恐道。
“没关系……”他挠挠头,有些尴尬的样子,“雨,停了……”
“对啊,貌似很早就停下了。”我附和道,似乎想避开尴尬。
“和你跳舞……很开心……”他说道,用深邃的墨绿眼睛看我。
“能和卡布西先生跳舞也是在下的荣幸。”
“看……爱神厄洛斯来过这了喔……在我们跳舞的时候……”

发表于2016-07-30.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