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Beauty and the beast

我也许是一个走心的文手,所以这次我心走得很6【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意识流的大型跑马场,但是这就是我心中的美食组

也许在聚光灯下的生活更适合他们,或者说他们更适合演绎着别人的故事

法国式的浪漫很适合哥哥,包括话剧演员这样一个走心的设定【不

也许会有人说进展得太快,但是我知道,爱,是一瞬间的

他们都深深的入戏,不管对方是谁,也没必要分得太清,他们爱上的,只是那一刻的对方

那么,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虽然我一直在胡言乱语
———————————————————————————————————————————————— 北京 国家大剧院
我叫王耀,是国家大剧院的一位话剧演员。
我不是一个当红的演员,每次演的也大都是配角,有的时候甚至连台词都没有,只是穿着演出服在台上走一圈也就下来了。
最近这里正在准备着一场大型的话剧——《Beauty and the Beast》,原著《格林童话》的经典。据说Beast是法国的话剧演员兼平面男模,Beauty则是西班牙的性感女模,整场话剧是纯英语的,又有训练有素的灯光师和乐团坐镇,以及好莱坞电影级别的化妆师在场后支援……似乎精力也全都放在那上面去了,我们这些小演员也就被晾在了一边。我也难得清闲。有时我也会被叫去跑个龙套,报酬是我可以混入观众席中观看下一场的故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能上镜又有话剧可看,我何乐而不为?
况且这次的话剧是好多场次的,也就是说,我还有不少的机会去观看这场话剧。
我拿着跑龙套挣来的入场券,走进了大剧院。
说实话《美女与野兽》我从小就特别喜欢,1991年迪士尼的动画版出了之后我一直希望能够有真人版的出来。这次大剧院耗资这般巨大,想必精彩。
走进演出厅,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座无虚席。我找好了我的座位,规规矩矩的坐好,屏息凝神。
帷幕拉开,悠扬的音乐配合着柔和的灯光。Beauty穿着盛装,在扶梯下缓步下来。而beast则穿着蓝色的夜礼服,步伐微微有些快,看上去心情急切。
这一幕是我最喜欢的,盛装下的Beauty和Beast在宫殿中舞蹈,两人欢欢笑笑亲密无间,惹人羡慕。
音乐开始变得明朗起来,舞台上的Beast抓紧了Beauty的玲珑小手,另一只手扶上她盈盈一握的腰肢,Beauty则用空出来的手搭上了他宽阔的肩膀,两人开始伴随着音乐起舞。
音乐中伴随着低唱,beauty抬起头来看着Beast,而Beast却不好意思的把头扭过去。Beauty嫣然一笑,脸上好像有桃花盛开。然后她就拉着Beast的手,一次又一次地旋转,裙摆仿佛盛开的黄玫瑰。
所有的灯光都汇集到这两个人身上了,当Beauty以Beast的手掌为圆心开始旋转的时候,她脚下的高跟鞋打成了一连串的快板,裙摆仿佛怒放的大丽菊。她高昂着的头如同天鹅,美得叫人心里一颤。而beast成为了她唯一的依靠,只要Beast不放手,Beauty就会一直为他旋转。
一瞬间我就被带到里面了,只因为两人太过耀眼。
可是突然Beauty的身子一歪,像一个失去平衡的陀螺,Beast眼疾手快连忙托住了她的腰。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演出意外?我猛然惊醒。
但马上Beast俯下身来,深深地吻了Beauty,Beauty也伸手勾住了他的颈脖,加深了那一吻。小提琴划过最后的尾音,钢琴也以低音停止,宣告着他们舞蹈的结束。
不是意外?而是演员的即兴发挥?
观众席上掌声雷动,我也跟着一起鼓掌。帷幕拉下,这一幕结束。
可我的心中却有点隐隐不安,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因为刚刚Beauty身子仄歪的时候,我听到了清脆的一声响。
我走出剧院,脑内依旧浮现着刚刚的演出。我突然想去幕后看看,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我偷偷地折回,钻过了大红色的帷幕,蹑手蹑脚地溜过去,所幸并没有人发现。
“王耀!”
我听到有人喊我,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笑道:“您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认错?你的样子哥哥我可都是记在心里呢!”那人快步走上来,我看到他灿烂的金色卷发和蓝色的夜礼服。
蓝色的夜礼服?难道……他是Beast的演员?
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力量大得让我喘不过气来。
“弗朗西斯·波若伏瓦?”我不敢置信地说,“真的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来到中国演出,还出演Beast。”
弗朗西斯·波若伏瓦,我的大学同学,听说毕业后回到了法国,开始了模特兼话剧演员道路,据说好像还挺吃香的。我们依旧保持着邮件联系,近期他说他会来中国演话剧,可能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对啊,他们请我到国家大剧院演出。正好《美女与野兽》哥哥我也很喜欢~你在台下看到哥哥我的英姿了吗?”他说道,笑眼盈盈。
“很不错!”我坦诚地跟他说,“虽然你Beast的扮相有点奇怪。”
“你这么说可就不好了……”他有点受伤似的。
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好像随时会从里面涌出伤心的泪水。
“好吧好吧,你最好看。”我被他整得没有脾气。
“耀,你呢?”他转过脸来,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口袋里掏出玫瑰,“最近如何?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学生时代还同台搭过戏。”
“演配角啊……还能干什么?主角的话不可能让我碰上吧?”我胡乱回答着,有点尴尬。
“哥哥我这有一个角色。耀你感兴趣吗?”他揉搓着下巴短短的胡须,说道,“不过是个女角。”
“说来听听。”我眼前一亮。
“Beauty!”他粲然一笑,“这是一个机会啊,你如果和哥哥我同台演出的话,你一定会名声大噪!哦,我并没有说你攀龙附凤的意思……”
“可是……”我想拒绝,虽然我渴望演出,但是女角我不会轻易接受。
“你在台下也看到了,Beauty的演员腿受了伤,接着就被送到医院去了。听说很严重的样子。哥哥我也没有办法啊,再过几天新的演出就要开始了,她的腿恐怕还没有痊愈……眼下也找不到更合适的演员,你觉得没有Beauty的Beast还会有兴致再演吗?”
“不是有替补演员么?”
“可是都不合我心意啊……这就好比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男人,哥哥我也绝对不会找母猩猩来繁衍后代!”他义正辞严。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母猩猩看不上所以就去找公猩猩了么……我突然觉得有小乌鸦从我脑袋上面飞过。
“我可以考虑,”我说道,大概是稳君之策,“但是女角我从来没尝试过……”
“没关系!还有时间!”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我的手,“来,宝贝先去化个妆,找找感觉……” 我被他不由分说的拉去了更衣室。
我先去更衣室换好了Beauty的裙子——这东西紧贴着我的腰,喘不过气来,我怀疑是不是当时所有的女人都不用呼吸。然后在化妆间里,化妆师把我的头发盘好。开始铺粉底贴假睫毛画眼线扫眼影描眉毛……还有一堆叫不上名字的步骤,总之我觉得我现在脸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妆了。
化妆完毕后,弗朗西斯疾步走来,突然仿佛受到攻击似的身体向后仰。
“很奇怪吗?”我连忙问。
“你美极了,宝贝!”他神情激动,“我怀疑是Beauty的灵魂逃出来跑到你身体里去了!”
“没这么夸张吧……”我穿着这种裙子莫名感觉羞耻。
“虽然胸部是有点寒碜……不过不是大问题。”他理了理头发。
“我胸部丰满就有鬼了好吧……”
“来,我的Beauty~”他冲我伸出手,“和哥哥我共舞一曲吧,就当是先磨合磨合。”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搭上了他的手,然后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在这偌大的安静的舞台上旋转。由于乐团已经散场,所以只能他轻轻哼着拍子。
一开始他的步伐我还跟得上,可往后他越跳越快越跳越快,我就有些手忙脚乱了。以至于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脚,可他也只是朝我做了个鬼脸,然后扶着我的腰继续跳下去——只不过速度开始变慢了。
“别紧张,哥哥我觉我和你很有默契哟~”他又笑道。
一瞬间手忙脚乱的我突然静下来了,手该怎么放,身子该怎么摆,我了如指掌——但是我并没有专门学过交谊舞的女步。可只要看着他的眼睛,我总能找准节拍。
“来,转个圈儿,Beauty!”他突然说道,然后拖着我的腰的手放开了。
“唉?”
我被迫以他的掌心为圆心,开始旋转。可是刚转了两圈后我那不争气的老腰终于受不住束腰的摧残,开始呻吟起来。于是我的身子一歪,直直往后倒去了。
他连忙托住我的背,用膝盖顶住我的腰,然后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结束了这一场舞。
“没事吧?”他关切地问我。
“我的腰啊……”我就地坐下,手不住的捶着腰。
“看来哥哥我天生和美人不合拍……今天Beauty的演员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有些沮丧道,头耷拉着。 “不是你的关系!”我连忙说,“是我的腰不争气……我会尽力演好的!”
“你答应演了!”他突然抬起头来,仿佛热血漫画里的主角满血复活。
我这才发觉我无意识的接受了出演Beauy的这个要求。
“我……”
“果然哥哥我的心思没有白费!”他大力拥我入怀,“耀,不……应该叫Beauty!”
他的怀里有着古龙香水味儿,与微微的汗味交织在一起,使我的大脑有点发昏。
“好吧……”我晕乎乎的答应下来。
“这是剧本,这几天你去背背台词。不懂的地方随时来哥哥我这喔~”他从夜礼服里掏出一个本子,“上面还有哥哥我的亲笔签名,很多姑娘梦想得到的。”
我茫茫然地接过本子,我深信这只是一场幻觉。
“那明天再见,My beauty!”他起身,冲我抛了一个飞吻。
“再见。”
我看着他蹦跳着的的背影,像一匹快乐的小马驹。我知道,即使没有刚刚的舞蹈做铺垫,我也拒绝不了他了。
我的心里突然一动,因为几天后的这里就会上演一场话剧,beauty和她的beast的故事。
“My beauty!”
他最后的话语回荡在我耳边。
之后的几天里,《Beauty and the Beast》几乎成为了我生活的全部。我提前一个小时进入剧院,开始背剧本。因为剧本是纯英语的,所以看起来有些吃力。所幸的是弗朗西斯总会时不时地穿个场过来,纠正我发音的错误,真不知道一个法国人为什么会如此流利的英语。有时候画我好了妆,走到镜子跟前背着台词,我也有些恍惚,我感觉我就是那个“Beauty”,只属于“Beast”的。
而被“Beauty”所深爱的“Beast”又是怎样的呢?或者说,弗朗西斯所演绎的“Beast”是怎样的呢?
“王耀啊别分心,那只是场戏!”我心底划过这样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日历,离演出时间没几天了。
“王耀!”弗朗西斯匆匆忙忙地闯进门,神情焦急看上去不是个好兆头。
“怎么了?”我连忙放下剧本。
“临时出了变故,今晚就要演出,”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你台词背好了吗?”
“背好了,可是……”我吞了吞口水,“没有彩排过,不知道……”
“现在就和我去化妆间,没时间彩排了!”他一把拉过我的手,“我相信你!”
我心里一动,朝他点了点头。
我换好了Beauty的演出服,然后坐在那里化妆。我看着我的长发被盘起,之后化妆师的笔在我脸上游走着,勾勒出一对长眉,一双妙目。
弗朗西斯因为角色的特殊,化妆时间非常的长,我画完妆后等了大概三个小时,他才从化妆间里出来——在这期间我一直在看着剧本,加深印象。
“喔!”看着他的打扮,我惊呼出声。虽然我已经在台下见过他野兽的扮相,但这么近距离看还是有些震撼——因为实在是太逼真了,仿佛真的有一个野兽站在我面前。
“怎么了?被哥哥我吓到啦?”他笑将起来,“Beauty可不是一个外貌协会。”
“你可真会说笑,”我不由得擦擦汗,“没彩排真的可以吗?”
“我相信你和哥哥我的默契哟!”他眨眨眼,笑道,“就当是Beast 和 Beauty现场show time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紧张的心情莫名的平静下来了。我紧紧握了握裙子,下定了决心。
帷幕拉开,小提琴手划过一个羞涩的低音,作为开场。
我提着裙子上台,弗朗西斯也在帷幕后出现。这一幕是Beast给Beauty看他那面魔镜,Beauty在里面看到了她病重的父亲四处找她,她恳求他放她走。
“求你了——放我走吧!我不能没有我的父亲!”
我在台上念着已经烂熟于心的台词,我努力融入角色,终于我感受到我的眼角泛起泪花。
“你要走就走吧。”
Beast摇着头,不再看我。他远远望了望那支玫瑰——已经快要枯萎了。
剧中的时间过得很快,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把它们偷走了。
Beauty终于找到了她的父亲,并且靠莫维斯的发明救了他们出来。然后她回到城堡,看到了在雨中与加斯顿厮杀的Beast。
剧情到了最后一刻,雨中的Beauty看着奄奄一息的Beast不停自责,可是却无为力。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至少……我还能再看你最后一眼……”
“不!”
一瞬间我有些失神,我感觉我就是Beauty,我现在正在雨中看着我的爱人的生命悄然逝去。
按照剧本中写的,接下来Beauty应该吻Beast,然后诅咒打破,Beast重新变回王子。
我有些犹豫,虽然是很轻的一吻,可毕竟是吻戏。但是为了话剧的真实性,我必须真的吻他。
我俯下身来,在他的唇瓣上落下一吻。我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只有我才能看到的弧度。 一个“阴谋得逞”的弧度。
之后舞台上弥漫着浓浓的烟雾,作为诅咒解开的魔法效果。然后帷幕滑下,我们就在这帷幕后中手忙脚乱地换着衣服。
换装完毕后,我一抬头,看到了他灿烂的金色卷发。
“来吧,My beauty!”他拉着我的手,冲进了帷幕。
烟雾散去,我穿着金色的裙子而他身着蓝色的夜礼服。他的手揽住我的腰,我的手抚向他的颊。 “是我,贝尔!”
他冲我说,眼睛溢出笑意——不知道是不是灯光效果,他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紫。
“真的是你!”
我拥抱了他,然后我们相拥而吻,作为我们爱情的结局。
那一刻,虚幻也好,真实也好;戏中也好,现实也好……他只是我的Beast,我也只是他的Beauty,我们会携手走过剩下的人生。
随后旁白结束这一场故事,帷幕拉下,一切归于平静。
我还没从那部剧中缓过来,就仿佛你在坐了“海盗船”后还感受到大地的摇晃一样。
“那只是戏!”我在心里说。
在戏外,我不是“Beauty”,他也不是“Beast”。
“演出很顺利哟,不愧是哥哥我的Beauty!,”
我的思绪突然被打断,抬起头,发现弗朗西斯换好了衣服卸了妆,朝我微笑着眨眨眼。
“谢谢,我还担心我会搞砸整场剧。”
“来,哥哥我带你出去玩啊~”他突然拉起我的手,像剧中邀请我跳舞那样。
“等等,我卸一下妆。”我说道——我只来得及换了衣服。
“没事,你这样,就很好!”
他拉起我的手,疾步跑起来,我也茫茫然跟着他。
我们跑出大剧院,跑过长安街,一直到了王府井大街的购物大厦里。我被他拉着进入电梯,一直到了顶层。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我忍不住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笑道。
到了顶层之后,他带着我蹑手蹑脚地溜到天台。微微的晚风将他的金发吹起。
看着他凌乱的头发,我突然觉得他有点像Beast,不知道为什么。
“很棒吧?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大街喔!”他得意地仰着下巴,眼瞳被万千灯火照亮,“过会儿会有不得了的惊喜喔!”
“好看是好看,可是……”
我说话的尾音扭曲了,因为我看到有无数流星划过夜空,自下而上。
紫色的鸢尾花,白色的吊兰,蓝色的丁香花,红与金交织而成的玫瑰……一瞬间夜空变成了花朵的海洋。
“烟花啊!”我惊呼出声。
最后它们拼成了一行字——Beauty And The Beast
法国式的浪漫吗?
他就着烟花那热烈的红光,朝我走来。
“耀,愿意做我的Beauty吗?”
他撩开我鬓角的发,我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不不不,我们……”
他突然吻了我,没有任何预兆的。那是真正的法式深吻,他顶开我紧闭着的牙关,两舌相交着。在这厄长的一吻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因为那一瞬间,他真的很像Beast,把Beauty据为己有的Beast。
“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Beauty。”
接吻过后,我才稍稍恢复了神智。我看着他,他把炙热的目光投向我。
“你刚刚真像个Beast。”我稳了稳心神。
“可是Beast爱Beauty啊……”
“弗朗西斯,你可真入戏……”我笑了,我踮起脚抚上他凌乱的头发。
人生如戏,不如尽情入戏。
不止是他,我也入了戏。那一刻我心里一阵悸动,伴着晚风,他金发那么凌乱又那么迷人,他的下巴带着微微的胡渣,说不清哪里有点像“Beast”。我也分不清我现在到底是“Beauty”还是“王耀”,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分不清,那又何必分得太明白。他是“Beast”也好,是“弗朗西斯·波若伏瓦”也好,这一刻我爱上的是他。
“Beauty也只爱着Beast呢……”
我们在万千灯火的照耀下相拥而吻,就像剧中的“Beauty”和“Beast”。
我这才知道,原来《Beauty and the Beast》的故事直到现在才落下帷幕。

发表于2016-08-05.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