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冠冕落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

     我在青石铺就的古路上遇到过一个人,也只是擦肩而过,可我一回头,他的背影,却氤氲了时间,沉淀在我心里。

     他穿着华服,头戴冠冕,踏着轻步,缓缓走来。他仿佛从若干年前穿越而来,与这个时代那般格格不入。

     他回头,冲我微微一笑。我惊讶于我们容貌的相似。

     我问他:

    “你是谁?”

    “民殷而国富,君主圣明而弼士贤徳,无外境之忧亦无边塞之扰。例如隋唐,这是我。”他抬头,眼带笑意,却依旧掩饰不了那独属于帝王的威严。

“民生凋零,奸臣窃命,主上蒙尘,外忧内患,国土不保。”他闭上眼,仿佛有泪从他的脸颊划过,“例如秦末世、清晚年,这也是我。”

他……哭了?

好像这些事情,他都经历过,并且印象深刻。

可为什么,我的心……却在痛?我用手轻轻触碰心口,仿佛那里被一只大手猛地捏住了。

好像他经历过的,我都曾经历过。

“世道无常,沉浮百态啊。”沉默良久,他才缓缓说道

“你……”

“时代已变,现在昌盛不属于我,倾颓亦不属于我。”他低下头,用手把冠冕摘下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没有了冠冕的他,亲切了些许,不再像帝王那样高不可攀。

“你还有要问的吗?”

“那,我又作何解?”我问他,语气诚恳。

“你应该知道啊。”

“我不清楚……现在的我,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是精神还是物质,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垂下头,看着脚底的青石板,它承载着朝代的昌盛与倾颓。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很自然地做了一件事:从袖口中掏出折扇,展开扇子渐渐远去了。

“喂——你……”我想叫住他,可喉咙沙哑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有一种隐约的不安,仿佛我们这么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了。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和他非亲非故,而且也只是初识……

然后我就醒了,在办公桌上猛然惊醒,眼睛有些湿润。

我的桌上是一些公文,还有已经在设计中的五色旗帜。

突然窗外传来爆炸一般的响声,继而又是儿童的欢笑。

    一九一二年 元旦

    民国伊始

 

直到许多年后的我才明白,我与他的相遇,是历史的必然。仿佛新旧时代的碰撞,而他,已经在历史的洪流中逝去;而我,却还有新的、危险的、更长的路要走。


发表于2016-09-03.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