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No Leave(2)

接之前的文的后续,原文r18,想看的私信我吧,实在不会弄超链接💦

——————————————————————————————————

情人旅馆

“你给hero我回来啊——”阿尔弗雷德望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生无可恋。

一直到出租车停在情人旅馆之前,阿尔弗雷德一直自信地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完美的——把喝醉的亚瑟放在旅馆里安顿好——酒吧里有不少窥觑他美色的人,阿尔弗雷德绝对不能忍。

然而……他扶着喝得烂醉走路都走不稳的亚瑟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只是说到最近的一家旅馆,然后就到了这个地方……

“阿尔……”趴在他胸口的亚瑟突然下意识地开了口。

“嗯?”

“好渴……我要水……”

“好,到了旅馆,就有水了。”阿尔弗雷德拍拍他的头,如同安抚一只幼兽。

他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他无端觉得这个动作有点熟悉。好像若干年前,也有人这样拍着他的头安抚他,可是回忆中的温度已经冷了下来。

亚瑟蹭了蹭他的胸口,又睡着了。

好像他,总是不知不觉地依赖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面前花花绿绿的招牌,心里一横,大概恶从胆边生。于是他扶着亚瑟跨进了情人旅馆的大门。

——管它情人旅馆还是单身旅店!到时候hero我见招拆招!

 

“开房!”阿尔弗雷德把信用卡一摔,豪气干云。

”啊……先生您是要……”服务小姐很明显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道。

她抬起好看的杏仁眼打量着两个人,目光从喝得不省人事趴在阿尔弗雷德胸口的亚瑟转到满头大汗圈着亚瑟腰的阿尔弗雷德……

她貌似懂了什么似的,立马换上了善解人意的微笑。

“先生您是要标准间对吧?我们这里都是双人大床,枕头大战完全没有问题。而且热水是全天供应的,累了的话去冲个热水澡也是可以的哦~”

阿尔弗雷德不太懂,枕头大战?怎么听都是本田这个死宅才会玩的游戏吧,难道这么快就传播道美国了?他只好摆出心神领会的笑容以掩饰自己的见识短浅,礼貌道:

“可以,标准间也行。床要大些,最好五六个人躺着都没问题(考虑到亚瑟可能会翻身)。快点,我们很急!”

“好的先生,我们楼顶正好有一间空房,带着天台,晚上可以去那里数星星,环境也不错。室内的大床是按照五人床的标准做的,有单独的浴室,可供两人淋浴。冰箱里的食品是可以拿来吃的,不会单独计费。就是价格有点贵,一晚上大概要3500美元,您看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们只住一晚,明天我们就走。”阿尔弗雷德一边听美女服务员说得天花乱坠,一边刷卡付好了钱。

“好的先生,这是您的房卡。”服务小姐递过来一张卡片,换上了职业笑容,“祝您和您的朋友有个愉快的夜晚。”

阿尔弗雷德无端的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当电梯终于到了楼顶,阿尔弗雷德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大胆的事情——他竟然带着亚瑟去情人旅馆里开房!传出去的话……那真是……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服务小姐笑得那么善解人意而意味深长。

他在房门前深吸气,将房卡缓慢地插入了卡槽中。

深蓝色与大红的灯光打下来,交织成曼妙的紫色的玫瑰花,屋顶上的水晶吊灯折射着幻灭的色彩。占据整个视野的还是那个双人大床,玫红色的床单上的整整齐齐摆放着床上用品,甚至可以想象到素白的人体在玫红色的床上缠绵而挤出的颓靡的线条……床的不远处就是浴室,也是双人的,两个人并排躺下仍有空余的浴缸光滑好似羊脂,旁边还摆着各种情趣道具……

面对这些,很少有人不为之蠢蠢欲动。但是阿尔弗雷德却松了口气,因为他一开始以为房间里满是av女优的色情海报……

设计师为了营造浪漫情色的气氛而煞费苦心的设计,在阿尔弗雷德这个ky面前完全败北了。阿尔弗雷德只是觉得灯光很暗,看不清东西,空气中弥漫着玫瑰香,他想,也许是新采下来的玫瑰吧——其实那是为了促进荷尔蒙分泌的香薰。

他将亚瑟放倒在床上,为他接了一杯水,喂给他喝——实际上大多数水都顺着嘴角划下来淌到衣服里了。阿尔弗雷德只好先把他的领带解开,衬衫的扣子也松开大半。于是水就顺着颈脖一路滑到锁骨,曲线美好。

“好热……阿尔!我好热!”亚瑟突然迷迷糊糊道,自己把衬衫扣子全都解开了。

他脸上的醇红更重了,被暗色灯光一打,阿尔弗雷德一阵恍惚。

一股火苗猛然窜了出来。他好想占有他,彻彻底底由内而外,好想听他在大床上喘息呻吟的声音,好想看他噙满了泪的眼睛,好想……

他强迫自己止住了意淫,空气里弥漫的香味也让他集中不起精神来。他揉了揉太阳穴,打算去洗个澡清醒一下。

 

冰凉的水冲刷着结实的肌肉,也许这样,心中的欲望能稍微减弱一点。可是他一闭眼,眼里满是这样的景象——香艳的大床上,喝醉的亚瑟躺在玫瑰丛中,曲线缭人。

他拿了一条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戴眼镜。仿佛与那个雨夜的他重叠了,当年他也是头发湿漉漉的,没有眼镜。

可是如今的他,已不复当年。现在,他浑身沾满了名利场的铜臭味。

他走出浴室,看到亚瑟还在床上,睡得那样熟。

他想,总得让他睡得舒服点,别明天早晨清醒了又说我照顾不周。

于是他慢慢靠近亚瑟,把他拉起来,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然后伸手去把他的衬衣脱下来。

脱掉了衬衣,赤裸上身的亚瑟直接暴露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线里。

火苗又窜出来了。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给亚瑟盖上被子,打算今夜自己就在浴缸里凑活一夜。

可是手却被拉住了,面前的人微微睁开绿眸,眼神迷乱:

“阿尔……给我……我要……”

“哈,你跟hero我说什么啊!”阿尔弗雷德尽量语气轻松,不能让亚瑟听出来他春心已动。

“好啦好啦,谁让我是hero啊……”他顺着亚瑟的手臂,在他的颈脖间嘬了一口。

“不够……给我更多。”亚瑟歪着头,眉头紧皱着,“欲求不满”已经写在他脸上了。

“要求可真够多的!就算我是hero我也……”阿尔弗雷德从亚瑟的颈窝中抬起头来,还没等他说完,就被亚瑟一把拉到了大床上,让他压在自己身上。

“喂!你流氓啊!hero可没有要和你做爱的义务啊!”阿尔弗雷德尽力掩饰他的欲望,可是他却忍不住多看了看亚瑟几眼,“你色诱hero我也没有用!”

“阿尔……”亚瑟突然捧住阿尔弗雷德的脸,笑了,笑得意乱情迷,“你有这个义务。”

妈的这才是真正色诱啊!不用肢体接触,无需刻意的卖骚弄姿,只要轻轻一笑,你的心立马就被勾走了。

被逼到绝境的阿尔弗雷德不免有些懊恼,他竟然被一个绝对不会跟他亲密的人勾引着上床。但是他莫名的又喜欢这种感觉,香艳的大床上,面前的尤物曲线妖娆,周围的香薰也有一种特殊的功效,他觉得自己正在被一种古怪的情感所包围萦绕着,他自甘深陷其中,无路可逃。于是他俯下身子,给了亚瑟一个湿吻。亚瑟口腔里还残留着酒味,但这成了他们往下动作的催化剂。阿尔弗雷德将手往下探,摸到了一根硬的东西后,摩挲了一下,将亚瑟的裤子脱了下来。

“嗯……哈……哈……”漫长的湿吻过后,亚瑟禁不住喘息,涎水顺着嘴唇一路滑到下巴。

——有时候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

阿尔弗雷德留恋地回味了一下亚瑟口腔中的酒香,把身上裹着的浴巾也给扯了下来。

这次是真的两个素白的人体在香艳的大床上交织缠绵,勾勒出了晦暗而颓靡的线条。


发表于2016-09-03.2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