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Love in bed

今年的第一篇r18,总觉得该纪念一下于是发出来了x原文r18请走链接也许有些问题💦如果看不了但是却想看肉的天使私信问我要吧💦

——当你干掉一杯白兰地后,你还能保持大脑的理智吗?

弗朗西斯放下酒杯,靠在沙发上,他揉揉有点发沉的额头,正打算向酒保再要一杯白兰地。

可他到底还是没有,他抬起的手悬在了半空中,又放了下去。然后他用那只手解开了紧紧系着的领带,解开衬衣的领扣。

他不知道——他今天意外的没有兴致。

他透过玻璃望着外面的世界,天已经黑透了,灯红酒绿,夜巴黎就像卧在塞纳河畔的妓女,那般撩人。

他有些倦了,可是他又不允许这一天就这样度过,于是他抬起眼,目光在人群中穿梭。

“先生你怎么……喝成这样?我带你回去吧。”

弱弱的语气,无论放到哪里总是被人忽略。弗朗西斯嘴角上扬,可他就是喜欢这样的语气……这样的人……

因为他总是很容易被推倒。

他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就像渔夫终于等到了要上钩的鱼儿。

“小马修啊……”弗朗西斯抬起头来,“不陪哥哥我来喝一杯吗?”

果然如弗朗西斯所料,面前人立马慌张起来。他就是喜欢看他慌张的样子,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

“先生你喝多了,来,我扶你……”

马修俯下身来,想用手把弗朗西斯扶起来,可是被他一把拍开了。

“哥哥我还没醉呢~”弗朗西斯摇摇晃晃地站起,用手捏捏马修的脸颊,“陪哥哥喝一杯吧~”

“先生你别闹了,跟我回家吧……”马修欲哭无泪。

他哪里去过酒吧这样的地方,说实话他一进来看到女服务生对他抛过来的一个挑逗的眼神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能坚持到现在并找到弗朗西斯已经是奇迹了。

“嗯……小马修一点都不可爱了,”弗朗西斯皱了皱眉头,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感怀伤思似的,“看了哥哥我老了没魅力了,连小马修都开始讨厌我了……”

“不,我不是……”马修连忙说,他有点慌了。

“那就陪哥哥我喝一杯啊!”弗朗西斯抬起手,冲酒保比了个手势,“再来两杯白兰地!”

“先生!”

“来来来坐这里,”弗朗西斯给马修让出一个空位来,“陪哥哥喝完这一杯,就一杯!”

马修无可奈何,只好坐下。

——只要满足他的要求,就可以让他回家吧。

“怎么穿得这样的少?”弗朗西斯上上下下打量起马修来,发现他上身没有穿外套,只穿了一件红白格子衫,下身是黑色的牛仔裤。

“来得比较匆忙,所以没有穿的很厚……但是也不会感觉冷啊,巴黎的气候很温和的。”马修忙说。

“还是要多穿点,感冒了就不好了。”弗朗西斯说道,感冒了就不好上床了。

“先生您点的白兰地。”女服务生扭动腰肢,踏着猫步,都了桌前俯下身来,两小杯白兰地就这样送到了桌子上。

“谢谢。”弗朗西斯微笑,然后把小费塞到了女服务生的内衣肩带里。

“你知道这里的白兰地叫什么名字吗?”弗朗西斯把一杯白兰地递给马修,然后用指尖划着自己的那杯酒的杯口,声音沙沙作响。

“不知道。”马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醉生梦死。”弗朗西斯眼神迷朦,像个不愿醒来的梦中人,“忘却所有的烦恼,就沉浸在酒精的作用中。一杯、两杯、三杯……下肚后,你还能记得你是谁吗?”

说着,他就端起那一小杯白兰地,一口饮下。烈酒顺着喉咙一直到达胃里,化作不可熄灭的火焰。

他放下酒杯,结果不小心掉到了地上,玻璃碎了一地,一闪一闪的,和个银坠子似的。

“哎呀……先生,你真醉了!和我回家吧。”马修连忙俯下身,把大块的玻璃捡起来,不慎划破了手。

鲜血混着酒精的味道,不断刺激着弗朗西斯的神经,他一瞬觉得,面前的人才是这里最值得咽下肚里细细品味的东西。

他拉起马修,把他抵在沙发上,拿起桌上的那一杯白兰地,说:

“喝掉它。”

马修不明所以,他的食指还在流血,顺着指尖滴在格子衫上,化作了它的一部分。

弗朗西斯注意到了血液,他用唇轻轻吻着他划破了的手指。

“先生……”马修弱弱地说。

喝掉它,我们就回去。”弗朗西斯凝视着马修紫色的眼眸——和他一样的颜色。这双眼睛永远都是这样无辜而又美好着,如果这双眼睛噙满了泪水,是什么样子的呢?

马修觉得自己似乎别无选择,如果自己不喝,也许弗朗西斯在这里呆上一晚上都有可能——而他自己在这里可以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他从弗朗手里接过酒杯,抿了一口。果然烈酒就是烈酒,尽管只有一小口,马修还是觉得已经有火焰进入到他身体里了。

他就这样一点一点小口喝着,弗朗西斯一直看着杯中的酒液一点点见底,他的理智仿佛也同酒液一般。

“有醉生梦死的感觉吗?”弗朗西斯凝视着他问。

“什么?”

“醉生梦死……”弗朗西斯沉吟着。

“啪!”酒杯掉落在了地上,碎片的反光中可以看到一个人面颊泛起的醇红。

白兰地比马修想象的要烈许多,他脑袋晕乎乎的,手无力握住酒杯,可他却没有听到杯子碎裂的声音。他用手扶住额头,他要尽量保持清醒,因为弗朗西斯已经是个醉汉了,他不能也喝醉了。

可是他的身体却在抗拒他的意志,他的视野里一阵朦胧,一阵清明,他想站起来,可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竟牢牢的坐在沙发上了,一步也不想挪开。他没想到酒有这么大的作用,他想看看身边的弗朗西斯,可是在他的视野里竟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终于,视野清晰起来,他突然发觉自己被弗朗西斯摁在了沙发上,面前人的眼眸不再迷蒙,里面仿佛有美丽的紫罗兰在绽放。

“先生,不要闹了……”他想挣脱,可是手脚发软没有力量,就像上钩的鱼儿没有反抗的能力一样。

弗朗西斯突然俯下身来,马修透过他眼睛的反光看到了自己羞红的脸庞。

他吻他,那样专注,马修下意识地挺起身子,他眩晕坠入到黑暗中。

“唔……”

马修觉得身体软绵绵的,仿佛在云彩里穿行,他无法抗拒这突如其来的一吻,他的视野又朦胧起来了起来了。

“哎呀,这一点酒就醉了。”弗朗西斯注视着马修半睁半闭的眼。

马修不知道自己是醉了还是醒着,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消失,他最后的记忆是弗朗西斯把他的眼镜取下,然后抱起他来,可是他却无力反抗。

弗朗西斯抱起马修,给他盖上他的西服外套。摘下眼镜的马修看起来大多了,像个大人了,不再像是那个唯唯诺诺的男孩了。马修在弗朗西斯眼里一直都是很安静的,连喝醉了也只是安静的醉倒在那里。弗朗西斯不喜欢他的安静,他喜欢他喝醉了之后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这样他就可以以正当理由和他上床。

“捕捉到一只喝醉的小马修哦~”弗朗西斯抱着睡着的马修,愉悦地离开了酒吧。

 

回到家里,弗朗西斯把马修放回到床上,说实话两杯白兰地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是那种拿酒当水喝的男人,怎么可能两杯白兰地就把它灌倒呢?

“嗯……”马修微微恢复了些意识,可是他的身体同身下的床一样软。

可是下一秒他就惊恐起来,他看到弗朗西斯正在他的身上,紫色的眼睛盯着他,里面赤裸裸的尽是挑逗。

他任凭弗朗西斯解开他的衬衫,他就像脱离水的鱼一样任人处置。

弗朗西斯嗅着马修脖颈间好闻的枫叶霜糖的味道,用唇抵上他的耳,低声说:

“做吗?”

马修不说话,他默默忍受着弗朗的手在他身上游走。他在克制,可是已经到了边缘。

“做不做?”弗朗西斯不罢休似的,用舌尖把玩他的耳朵,直到潮红。

又是沉默。

弗朗西斯并没有因此失去耐心,因为他看出来了,马修的眼里已经有欲望流露了。

他不紧不慢地用手抚上马修的胯下,使劲儿揉搓,里外的一阵反应竟让牛仔裤出现了褶皱。

“真的……不做吗?”弗朗西斯压低了声音,带着深深的蛊惑,仿佛伊甸园里的毒蛇诱惑夏娃一般。

“……做……”马修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的话。

发表于2016-09-06.4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