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Cage

普奥/吞并梗/人物ooc有/小bug有/一言不合就飙车有/

以上都OK?那么祝食用愉快❤️

r18请走

如果看不了的话一定要和我说一声,我会私信给你发过去w

——————————————————————————————————

他坐在椅子上,没精打采地看着夜色把最后一抹阳光吞没。他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因疏于打理长长的刘海垂了下来,却有种颓废的美感;在眼镜后的一双紫眸黯然无光,由于长期睡眠不足而布满血丝;他只穿了一层薄薄的单衣,看上去无助又孱弱。

经过一个多月的挣扎反抗,他已经被折磨得疲惫不堪。他垂下头,眼睛失去了焦距,泛起了可怕的灰色。

他的脚上戴着重重的脚镣,一直连接到他旁边的床上——他的活动范围只够他走到椅子上坐一坐。

他的脚踝上有重重的血痕,那是他拼命挣扎的结果。他的手伤痕累累,说明他曾经疯狂地用手去掰开那粗壮的锁链——可是这双手却曾在琴键上跳过舞!

“嘿,小少爷!本大爷给你两种选择——尊严或是活着。你若归顺于我们,你的子民,本大爷我一个不动!”

自1938年三月起,他被关在这里,被囚禁着。他不知道他何时能出来,也许永远都不会。

每天都有固定的佣人来为他送饭,洗衣,给他包扎伤口。虽说是没有自由,却还没到虐待的地步。

 

“罗德里赫,你还妄想逃走吗?”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穿着漆黑笔挺的军装,过膝的皮靴踏地咄咄逼人。

“你来做什么?”罗德里赫抬起头来,直直盯着他,“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军服上的硝烟味可真呛人。”

“以后不要再弄伤自己,无论是为了我,还是为了站在你背后的子民。”基尔伯特没有理会他的讽刺,他径直走向他,打开他的脚镣,轻轻抚摸着上面的血痕,“还疼么?”

“真虚伪啊……为了你?自作多情吧。”罗德里赫毫不客气道,避开了基尔伯特的抚摸,“你之前囚禁过不少人吧?你会一个一个耐心地跟他们讲么?”

“所以,你是特别的。”基尔伯特突然用手托住他的腰,轻而易举就把他抱起来,然后放到床上。

“你干什么?放手——”原本身子就很虚弱了,即便是在柔软的床上,罗德里赫依旧觉得身子仿佛散了架。

“罗德里赫,你对我很重要……”基尔伯特俯下身,缓缓把他压在身下,“无论是对于德/意/志/第/三帝/国的载体,还是对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人而言。”

基尔伯特不管,他解开领带,把罗德里赫的手紧紧捆住。他轻轻地解开罗德里赫衬衫的衣扣,对方白皙的身体变暴露在空气里。

明白基尔伯特的意图后,罗德里赫扭动着身子,徒劳地抵着。

“别这样……基尔伯特,”他扭过头去,“我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我不信,现在你已经属于我,和那时一样。”基尔伯特笑笑,用手抚摸着他形状完美的锁骨。

他在他的脖颈间吹气,他就算不看对方的脸也知道他渐渐泛起的潮红。

他要的就是这样。

他撩开他垂下的额发,在他的唇上狠狠地一吻,舌头顶开他紧闭着的牙关,在口腔里蛮横的扫荡。

后者只是下意识的直起身子回应着他,但他仅有的理智告诉他不能任对方侵犯他的身体。于是他悄悄把腿屈起,蓄了力之后狠狠往基尔伯特小腹上一蹬。

基尔伯特闷哼一声,身子一歪斜,那个吻也就被迫中止。

“为什么……”基尔伯特歪着头看他。

——罗德里赫,我知道你的意志很坚强。而我最喜欢的,就是一点一点把你的意志瓦解掉。

“你变了,基尔伯特。”罗德里赫喘着粗气,直视基尔伯特的眼睛,“你现在只知道战争,你的本心早就没有了!”

然后他突然感到一种失重的眩晕,接着就被重重钉在了床上靠墙的面上。后脑撞到墙面上,他的眼前一阵发黑。

基尔伯特拽着罗德里赫的衣领,把他死死钉在墙面上,下颌抵着后者的耳。他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本大爷的确没有我那个弟弟有耐心,可以好言好语地劝说。当矛盾不可化解的时候,战争是最好的选择,你懂么?”

罗德里赫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沉默以对。多少年了,面前的人依旧是个只懂得暴力的傻瓜,这一点倒是一点没变。他闷闷想道。

“是的,我变了,我们都变了!但这有什么好顾忌的,我们在时间的洪流里依旧屹立不倒啊!”

基尔伯特突然掰过他的下巴,又是一吻。那一吻明显比上一个深沉而持久。基尔伯特一面吻着,一面手在罗德里赫身上游走,修剪得当的指甲在后者白皙的皮肤上摩挲,使他心中的欲望愈发膨胀。罗德里赫有种窒息的痛苦,他的大脑无端的感到晕眩,反抗的身子软了下来。他下意识的回应基尔伯特的舔舐,身子任凭基尔伯特的摆布。他闭上了眼睛,眼泪涌了出来。他沦陷在一个名为“基尔伯特”的牢笼里。

结束了漫长的一吻后,基尔伯特很满意罗德里赫现在的状态,然后把手移动到对方的大腿内侧,留恋的抚摸了几下后,试图脱掉对方的裤子。

罗德里赫身体在之前已经被自己折磨的很虚弱了,碰上这么剧烈的攻势,体力很快便被耗尽。他的身子一软,顺着墙面,无力地倒在床上。基尔伯特顺势压在他的身上,在脱下他裤子的同时把他的那件衬衣也给顺走了。罗德里赫竟不想反抗,他瞬间有点享受这个过程。但他不想对基尔伯特表现出他情欲的流露,只是令其刘海遮眼,直直看着基尔伯特。

“我会变,可是不变的是对你的感情。”基尔伯特笑道,手在罗德里赫的下体不安分的游走,“不会做让你痛苦的事情的。”

“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净做令人讨厌的事!”罗德里赫的脸上涌现的潮红更深了一分,嘴角还留着漫长一吻后的涎水,顺着下巴一路滑下。


发表于2016-09-09.35热度.
  1. ...KEI...秤哥哥_木落南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