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Twisted love

cp露中/内容r18/惯用第一人称/

r18原文

高亮预警:文风诡异,剧情诡异,结局诡异!角色死亡有!!jianshi有!!!黑化露熊有!!!!露厨耀厨以及雷者慎入!!!!!

以上都OK?请往下阅读w

——————————————————————————————————

王耀又和那个混蛋走在一起了,竟然还笑得那么开心,和我在一起时也没这样过。那个故意不读懂空气的美国佬,一点一点,都不喜欢。

王耀一定会向我解释的吧,可是我会相信吗?刚刚我还在走廊的拐角处看到他们握手,继而拥抱,共叙朋友情谊。

啊啊,真讨厌,讨厌到心里。王耀的手,只有我才握得到哦;也只有我,才能抱他唷。

王耀的手不干净了。

王耀不干净了。

我该怎么办呢?该如何……才能让他只属于我?

简单啊,稍稍给他的惩罚不就可以吗?这不是你擅长的吗?好想看他那张你喜欢的脸在你面前扭曲的样子啊。

心底突然冒出这样的声音。

啊,王耀,是你先开始挑衅的,怪不得我唷……

 

“伊万!你听我解释,我们不是……”

我看着他被我逼到墙角,那张俊郎的脸上写满焦急与不解。

“为什么小耀要和他在一起呢?为什么万尼亚就不能呢?万尼亚也喜欢小耀呢。”

我勾动嘴角,划出了一个质疑的弧度,用力把他钉到墙上。

“不是这样的!伊万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大声辩解,额头上满是汗珠,可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恐惧流露。

我讨厌,为什么不害怕呢?小耀如果摆出一点害怕的样子,说不定万尼亚会心软喔。

“万尼亚只想小耀是我一人的呢……可是你为什么就不满足万尼亚的心愿呢?”

“伊万……”

“既然小耀不听万尼亚的话,那万尼亚只能采取些强制措施了。万尼亚得不到的,其他人也不能得到。”

我的声音微微发颤,连带着手也颤抖起来。我颤抖的手掐上了他的脖子,隔着皮质的手套我依旧感受到了他鲜活的血液流淌。

就这样把他掐死吧,把他掐死,他就会听话了吧,就不会乱跑了吧,更不会变了心爱上别人。那就掐死吧,死亡也好就算最后腐烂不成人形也罢,至少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只要他,完完整整的他,就算是一具尸体,我也要。

“那么把小耀掐死,小耀就不会再令万尼亚伤心了吧。”

我感受到挣扎,听到他的呻吟,他被我紧紧钳住的颈脖有青筋浮现,他的脸这么痛苦又这么好看,扭曲的样子像一幅破碎的画。我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那十个手指上,他挣扎的腿脚踢打在我身上,手本能地狠狠地掐向我的手腕。很痛,可我全视而不见。我脑内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帮他结束痛苦,离开那濒死的折磨。

他的挣扎与呻吟在我的脑海中模糊一片。

终于,在我的身上全是他的鞋印时,他的身子软了下来,紧紧掐着我的腕的手也无力地垂下。他的脸还通红通红的,可马上转而苍白继而灰色,他紧阖着的眼皮上浓密的睫毛如此好看,就像蝴蝶脆弱的翅膀——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他灼灼的蜜色眼睛了。我一开始还不确定他是否活着,不过他平静的胸口告诉了我答案。我把他横抱起来,端详他恬静的脸。他安静多了,真叫人省心。

——可是这样就好多了,你就这样在我身边,永远都别走,永远都是我的。

啊你看,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呢,真不干净,去洗个澡吧。

 

“小耀,万尼亚脱你衣服了唷。”

外套、领带、衬衣,皮带、裤子、内裤……能脱的通通脱掉。

我看他那素白的身体在陶瓷的浴缸中多么明媚动人,轻轻闭着的眼,不设防的样子让我心里一动。我解开他的发绳,黑色的秀发在水中氤氲着,就像一团墨。

我捧起他的头吻着,鼻尖弥漫着好闻的檀香味。王耀都喜欢檀香味的洗发水吗?看来明天要去多买几瓶。

平时我这个样子,一定会让他生气吧,或者挥起拳头在我头上一阵猛敲。现在这样多好啊,我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做都可以,多让我满足和愉快,你心里有不觉得恶心。

我干脆也脱干净衣服,赤身裸体的进入到浴缸里,从后面抱着他,环住他的腰。他的头自然地靠在我的胸膛上,头发也粘在上面。

我挤了挤沐浴露,打出泡沫擦拭着他的身子。他的身体还有些温热,并没有变得僵硬,手感还和之前一样。我看着一团一团的泡沫伴着水痕,在他身体上滑下,勾勒出美好的引人遐想的曲线,心底突然躁动不安。

可他的眼依旧闭着,面无表情,这让我有些烦躁与厌倦。

 

我把冲洗干净的他从浴缸中抱起,扯了一条浴巾裹在他身上,只露出他那一片精致的小脸。

“小耀,你要是早这么乖就好了。”

我跟他说着悄悄话,伸手把吸饱了水的浴巾拿掉。

“小耀,你现在可是被万尼亚看光了唷……”

我俯下身,嗅着他脖颈间好闻的气味。

放到平时,我这样做,他一定尴尬的扭过脸去,或者就着我的脸来一巴掌,但是他害羞的样子让我更加心动。

可现在,他就像个木偶人似的,一动也不动,让我心里一凉。

我的指尖按住他胸前的两点红婴,轻轻摩挲着,嘴唇顺着他的口将他吸入。他的口腔微凉,不再分泌黏滑的唾液,不像以前,那时候接吻过后他的涎水会顺着下巴一路滑下,勾勒出他迷人的喉结与锁骨。

可是这样也好,不会再有人看到他诱人的样子了。

发表于2016-09-11.2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