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法加】升职(ABO)

因为真的想写法加的abo设定,于是就有了这个摸鱼【buni】好了后续你们自己脑补吧,哎嘿嘿我相信你懂得👌🏻👈🏻

——————————————————————————————————

“喂,马修。经理找你去谈一下话。”

“好、好的……”

战战兢兢地敲着办公室的门,马修·威廉姆斯的心里也跟着一上一下。

“请进。”

沉稳而具有磁性的声音,甚至可以想象到声音的主人此刻正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地坐在真皮座椅上,高挑着眉毛等待谈话的开始。

马修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新鲜雪茄的清香。留着金色卷发的男人正叼着雪茄,翘着腿坐在座椅上。

马修这是第一次见到经理的庐山真面目,原本想象的中年臃肿大叔的形象在雪茄的烟雾中残忍的破碎。对方穿着酒红色花哨的衬衣,高档的西服外套被脱下来搭在椅子上,轮廓分明的脸庞仿佛出自雕塑家之手,即便是身上喷了男士香水,也掩盖不住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

那就是他的上司:弗朗西斯·波若伏瓦。

“请坐。”

他微笑着,看样子心情还不错。

“谢谢。”

尽管看上去经理口气还算可以,但是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空气中有枫浆霜糖的味道,”弗朗西斯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雪茄摁灭,“你闻到了吗?”

马修心中一紧,对方的那句话很有可能是一个暗示,于是他调动他所有的脑细胞来剖析着这句话,想从其中获取什么信息。但是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太浓了,使他无法集中精神思考,以至于涨红着脸低头不说话。

“脸很红呢,不舒服吗?”弗朗西斯问,“随口的一句玩笑而已。”

“没事……只是有些紧张。”马修抬起头,努力使声音不再颤抖。

“哈,怕什么?”弗朗西斯笑起来,“哥哥我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人。”

马修尴尬地陪着笑,开始盘算着该如何让自己脱身——越来越浓的信息素已经开始侵占他的神经。

“最近你的业绩不错啊,我想跟你谈谈升职的事情。”

见到对方终于步入正题,马修松了口气。往后他只要笑着附和应该就能很快应付过去。

可偏偏这个时候对方的电话响了。

“抱歉,失陪一下。”

马修自己一个人被晾在办公室里自然感到窘迫,但比这更可怕的是突如其来的发/情的狂潮。

身体突然变得燥热无比,空气中Alpha信息素的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尽管他努力掐着大腿使自己神智保持清明,但最终还是欲/望占了上风。

他几乎是扑到了那个残留着信息素味道的座椅上,把头蒙在高档的西服面料里,狠狠嗅着使他迷醉的味道——但这与饮鸠止渴无疑。欲/望像气球一样愈发的膨胀,他隔着布料捏弄着自己的那根性/器——仅仅是残留着信息素味道的衣服都使他硬了起来。

“哟,你在干什么呢?”

偏偏这个时候,弗朗西斯回来了。

一瞬间,羞耻与窘迫填充了马修的大脑,可是性/欲的本能并没有使他停下来,反而刺激的神经更加亢奋。

“即使是Omega,在发/情期还继续工作,哥哥我就是喜欢这种勤劳的员工。”

弗朗西斯笑着看了看对着他衣服发情的马修,紫罗兰色的眼睛透漏出危险的信息。

“对不起……我……”

马修赶紧站起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涨红了脸。

弗朗西斯顺势坐回座椅,打了个响指示意马修转过身面对他。

“继续聊升职的事情吧。来,坐到我腿上聊。”

他拍了拍被西裤裹紧的大腿。

发表于2016-11-27.5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