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米英】【♠️KQ】小生命(男男生子梗,慎入)

专注摸鱼因为懒😌大概就是准爸爸琼斯在产房外焦急的等待小生命的降临的故事,第一次尝试写KQ,希望喜欢❤️

注:男男生子,雷者慎入。

——————————————

他清楚地听到时间从他的耳边流逝,他皱着眉计算,已经五个多小时了……一开始亚瑟声嘶力竭地尖叫已经被低一声高一声的呻吟所取代。这是正常的,这是正常的。他心想,这是分娩正常的痛苦。亚瑟受得住,他的王后受得住的。

尽管他这么想,但是当亚瑟在金属的碰撞中有一次尖叫出声时,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扑到门上。该死,这门是锁上的。

他无力地跪下,又回到他原来的椅子上。他把头埋到他放在双膝的手上,尽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急迫而烦躁。如果世界上有神明这种存在的话,他此刻一定要虔诚地求着——神啊,救救我的王后,神啊,赐予我勇敢的面具。

比之前更凄厉的嚎叫刺穿他的耳膜,他弹起,像一枚炮弹一样打在门上。他急不可耐地从缝隙中往里瞧,却只看到了Jack来回忙碌的身影。他的王后怎么样了?

“陛下,需要King进来吗?”

“不用了,别让他进来。”

“那您必须要努力了,要是还不可以的话,您和孩子……只能保一个。”

“我会的,我会配合你们,但是别让他进来。如果实在不可以的话,把孩子留下,他是未来的继承人。”

尽管声音细若游丝,但还是被他灵敏的神经末梢捕捉到了,并且在阿尔弗雷德心中荡起回音。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亚瑟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即使这样,他坚强的王后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能让孩子有半点闪失。他张大着嘴,想劝劝亚瑟放弃他荒唐的想法——孩子没了以后还会再有,但是他不许他唯一的王后有任何意外发生。可是他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他只是一遍遍在心里祈祷着。

孩子啊,为什么赖在你“母亲”的腹中不出来呢?你不知道爸爸多么想见见你,你是害怕见到爸爸吗?

他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已经是半夜了,产房里依旧没有传出他所期待的圣洁的婴啼,连亚瑟的呻吟也渐渐地低了下去,取代而之的是他来回的脚步声与他心脏不安地跳动。他甚至认为有没有孩子都不重要了,他只想他的王后安然无恙,除此之外怎样都好。

有时候他踱着踱着,Jack就会从产房里出来,且作暂时的休息。从Jock额头上密布的汗水与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他作为国王,只能递给Jack一个鼓励的眼神,拍拍他的肩,表达了上司对下属的关怀以及作为一个父亲对医生的信任——这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了。他要保持情绪的稳定——至少在Jack面前他一定要像个国王一样。因为他的心情也会间接的影响到Jack的发挥。

随后Jack回到产房,他又继续踱步,时间就在亚瑟隐忍的呻吟里悄悄溜走了。

他忘了他来回踱了多久,当那一声娇嫩的婴啼伴随着拍打肌肤的声音传递到他耳膜时,他像触电般的一震,随后醒悟过来。他立即来到门口,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与衣领,深吸一口气,仿佛要把所有的空气都吸入肺里,等待着大门的洞开。

Jack脸上带着放松的神情打开门,告诉他一切顺利,二人平安。但是还没等他说完,年轻的国王就擦过他的肩膀,径直跑向产房里面去了。

一夜未眠所带给他心悸、晕眩、眼花一股脑儿向他扑来。他感到双膝发软,跌跌撞撞地差一点一口扑倒在地。他踏着别扭的方步,原本不远的路却被他走了好久,他在准备——准备以最好的姿态来迎接他的孩子,他未来的继承人。

在他近二十年的人生中,他从未如此激动过——无论是他加冕称帝,还是凯旋而归,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的王后交换戒指,约定终生时,他的心都没有像现在跳得如此剧烈。

这大概是幸福,大概也是一种责任的威压。

他调整好呼吸,从仆人的手中接过还在啼哭的婴儿,那是一个男婴——皮肤并不是想象中的光滑可人,而是有一些皱纹,像老人一样干巴巴的;毛发很稀疏,泛着淡淡的金色;他的眼睛又大又亮,是和他一样的蔚蓝……

他满心欢喜,轻轻抱着他们的孩子,来到已经精疲力竭的王后身边,王后的脸上带着虚弱而甜蜜的笑。

“亚蒂,你给我生了个天使!他就是未来的继承人!看看我们的孩子,多像我们俩!”

“对啊,和你一样吵……”

尽管亚瑟声音沙哑而虚弱着,但是眼睛却在微笑。

“辛苦你了,宝贝。你真棒……我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了……”他跪下来,把婴儿放在亚瑟枕边,轻轻握住他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放在额头上摩挲着。

“我好幸福,好幸福……”他笑着喃喃道,“以后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了,我爱你,宝贝。好爱你……好爱你……”

他就这么保持着跪拜的姿势睡着了,经历一夜的焦急与失眠的他睡得很沉,亚瑟叫了他的名字都没有醒来。婴儿已经被Jack抱走交给专门的乳娘,顺便把仆人也都叫走了,一夜的近乎生死之间的分离,两个人都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对方呆在一起,这样心中才会有安慰——这一点Jack是非常了解的。实际上亚瑟也眼皮发沉,他比阿尔弗雷德更加劳累,但是他想再多看看他的国王。

“我并不在乎将来这个孩子是否继承王位,我只希望未来我们能够相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他怀着这样的心愿,慢慢闭上眼睛,嘴角荡漾出笑意。

——阿尔弗,我们还有时间,去完成这个梦想。

发表于2016-12-10.12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