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英米】♠️QK(发个片段证明我没有偷懒)

收录在本子里的黑桃QK,在这里稍微放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写黑桃QK比写黑桃KQ要顺手🌚

顺便英米米的3p不知道有时间写,算了顺其自然🌚
――――――最后祝大家新年大吉吧―――――

边境的天空比内陆更加清澈,阿尔弗雷德躺在帐篷里的大床上,仰望着窗外的那一角夜空,肚子里的烤野鸡正在缓慢地消化。这种奇妙的野味自阿尔弗雷德尝到的第一天起,他就戒不掉了。

Jack对他说,这片土地尽管人迹罕至,杂草丛生,但是对于驻守在这的士兵来说,这是最美的地方,因为这里是边境,是国与国接壤的地方,将士以守住这里为荣。

阿尔弗雷德一边吮吸着鸡骨头,一边琢磨着他的话,他还年轻,并不是很懂所谓“国家荣誉”之类的东西,他现在沉浸在击退敌人的喜悦当中,正巧满足了他男孩的好胜心。

他在无聊时会仰望着星空,前线的空气里弥漫着呛鼻的硝烟,月亮也会时不时地被遮蔽,但它就在那里,永远也不会变。他又会隐隐约约想到遥隔千里的亚瑟,但他从不会担心他——那个在他上任不久后就把他架空了的Queen,根本不需要别人担心,他会把自己保护得很好。

“该死,我才不在乎那点权利呢!”

他狠狠咬着牙,鸡骨头都被咬断了,硌得他牙生疼。

“陛下,您早些休息吧,天不早了。”

Jack在帐篷外说着,晃动着的火烛留下他独属于东方人纤细而挺拔的影子。他看到帐篷里的那个好动的身影翻下床,冒冒失失地穿好外套,片刻之后从帐篷里伸出头来。

“陛下,请注意您的行为。”

“明天的冲锋,你通知到Queen了吗?”

他问道,他心里知道Jack一定会通知,但是他想听到他确定的声音。

“是的,连同您的话一起传达了,我想他看到您的成长,一定会很欣慰的。”

“那,他明天会来吗?”

“陛下,您要知道,Queen他所面对的,远比您的更加残酷。我想就算他不来,也并非他本人的意愿。您将来会懂他的良苦用心的。”

毫无破绽的回答,这让阿尔弗雷德更加沮丧。

好想让他看看,自己的成长,不管他说什么,让他知道就好。

他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不需要被兄长摸着脑袋表扬,他渴望的是亚瑟眼中对他的欣慰与惊讶,就像是成长中的男孩希望能够被当成男人来看待一样。

发表于2017-01-28.3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