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木落南渡

圈名秤/写手/aph/yys/米厨/青夜/
绑定画手@目每
我爱大师,更爱夜叉,所以青夜我是蛮坚定的不拆不逆的,英米也是
很容易勾搭,欢迎骚扰,yys区深情厚谊,id北风上寒,加个好友绑个羁绊呗【你走。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叉
――我只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没有什么可以使我停留,我是不系之舟。

【黑桃KQ】论跳一次舞所能做到的

因为一些小事情闹的别扭,却又不得不为了挽回面子而相拥而舞的两人❤️算是一个动作描写练习,因为对舞蹈什么的不太熟悉,可能会有什么小bug,请见谅qwq 许久不写米英,有点儿手生2333333 米英跳舞的那一段建议搭配BGM《一步之遥》very带感! 

BGM:《一步之遥》

———————————————————————

阿尔弗雷德去参加方块国的宴会本就没有什么好心情,他的王后也是一样。

他们又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了口角,但阿尔弗雷德为了维持他在民众的良好形象,他选择了忍耐,不把负面的情绪带到公众场合中来。于是他接受了弗朗西斯以“加强黑桃方块两国关系的友好发展”为由的宴会邀请。

但他并不打算带亚瑟去,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回避亚瑟是能让他冷静下来的最好办法。

但是亚瑟已经从精灵的口中得知了消息。

于是当阿尔弗雷德对着镜子整理好衣物时,亚瑟已经备好马匹整装待发——私人情感是无法公开出来的,King必须由Queen陪伴,这样阿尔弗雷德才不会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

“到底谁是国王啊……”阿尔弗雷德懊恼亚瑟的自作主张,然后闷闷地钻进马车里。

 

“别来无恙,黑桃国王。你们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弗朗西斯面对阿尔弗雷德从不见外,轻轻拍打他日渐厚实的肩膀,这种关爱介乎朋友与兄长之间。但是他敏锐地觉察出了阿尔弗雷德抽动的眼角,这说明他的心情有些微微的不愉快,而且通过观察亚瑟板着的脸也不难猜出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争吵。

“从那么远的地方驾车而来,肚子一定饿了吧?我这里有世界各地的佳肴与美酒,过后还有舞会,说真的哥哥我真的想见识一下黑桃国王和他王后的舞技啊……”

弗朗西斯是个聪明人,他明白阿尔弗雷德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不会主动接他的话,但是弗朗西斯从不会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于是他很自然地揽过阿尔弗雷德的肩膀,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肩,就像是阅女无数的兄长对尚且稚嫩的弟弟那般语重心长。

 

“用你的舞技抓住他的心。”

弗朗西斯对阿尔弗雷德耳语道。

 

“王后陛下——防火防盗防国王啊……”

亚瑟身边看不见的妖精小姐悄悄对他说。

 

于是当宴会的东道主——弗朗西斯牵起他的王后诺拉跳起第一支舞后,大家都陆陆续续站起身来,牵起自己舞伴的手,旋转起舞。

阿尔弗雷德很快便被舞会的欢乐气氛所感染,烦恼的事情暂时被抛掉了九霄云外。他穿着的皮鞋愉快地打着拍子。他熟悉那首曲子,那是他最擅长的探戈,他在他加冕仪式的时候为了庆祝,他花一个月学会了它,并且在和亚瑟共舞的时候赢得了海潮般的掌声。

 

他抬眼望着他的王后,亚瑟正在低头饮着一杯红茶。今天亚瑟的着装很明显是为了宴会而精挑细选了好久的。他穿了过膝的棕色长靴,带着微微的小高跟,很明显是为跳舞准备的;那身紫色的长衣,华贵的暗纹彰显着他王后的身份,也把他的身材衬托得纤细而挺拔;那一双一成不变的黑色手套还有他们举行婚礼时带着的蓝宝石戒指。

他的王后,集睿智、冷静、优雅于一身。

他突然有些懊悔白天和亚瑟的争吵,也许亚瑟是对的。每次亚瑟都是为他着想,包括忍着巨大的火气陪他参加舞会,只是为了不让他丢面子,这样他才会有一个国王应有的威严。

他的心里突然一动,才发觉他总是理所当然地消耗着亚瑟对他无偿的爱,而他很少真正为亚瑟做过什么,甚至连忍让他都做不到。突然一瞬间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阿尔弗雷德缓缓起身,攥紧了拳头,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想办法补偿。

 

“我们去跳舞吧,亚瑟?”

王后用冷冷一哼拒绝了他的请求。

“大家都看着呢,OK?我的好亚瑟,OK?OK?”

王后转了个身,继续饮茶。

阿尔弗雷德窘迫地看着他的爱人,但是亚瑟则不以为意,悠闲地品茶。

 

“噗嗤……”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那种憋不住而发出的轻微的笑声往往最具感染力,于是众人轻轻笑起来,渐渐地整个大厅都充斥着优雅的笑声——女士们低头掩嘴,男士则背过身去,肩膀上下耸动。弗朗西斯已经忍不住溢于言表的笑意,踉踉跄跄地逃往厕所。阿尔弗雷德怀疑要不是这帮人因为贵族礼仪所束缚着,估计早就笑得拿手大力锤桌子了吧。

不可一世的黑桃国王被王后当众回绝,估计能被当一年的笑柄,搞不好会被某个无良作家看到写成小说,那他这个国王后半生就要在花边新闻中度过了……

理智的弦随着众人的嘲笑和阿尔弗雷德的恼羞成怒,断了。

可恶啊,他明明……也是为了舞会做了准备的!

 

“啪!”

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打断了笑声,方块国的骑士瓦修眼疾手快地在黑桃国的专属账本上记上一笔——茶杯一个。

阿尔弗雷德在众目睽睽之下强硬地扶起亚瑟的腰,硬是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亚瑟带着黑手套的手,隔着布料可以感受到阿尔弗雷德那双大手的炙热。亚瑟不得不伸出手搭上他的肩膀以保持平衡,两人以交际舞的姿势站定。

“你干什么?!”

亚瑟显然吓了一跳,悄悄地质问他。其实当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的内心已经有了些许动摇,但是他心里的那点小性子,致使他拒绝。

 

“跳舞。我喜欢探戈,而你穿了舞鞋来。”

阿尔弗雷德还是有点发窘,但是身为年轻国王的自信又回来了。

“你听到了吗?他们嘲笑的,不只是我,还有我们。”阿尔弗雷德压低了声音,“让我用最拿手的办法来回击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取笑的是一个国王!”

亚瑟突然明白了,自从他们缔结婚约共享此生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捆绑在一块了,他们代表的是整个黑桃国,他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因为个人主义在国家面前总是无处容身。他本来陪阿尔弗雷德出席宴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一个人在宴会上发窘,但是刚刚他已经无意地把他推向了尴尬的局面,他唯有随着阿尔弗雷德的意思,才能补救。

而且他穿着小高跟的长靴,也正是为了舞会而来。

自己这张不听话的嘴一定要管管了。亚瑟心想。

 

阿尔弗雷德见到亚瑟默许了之后,心里轻松了一大半。他在虚空中打了一个响指,聪明的乐队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指挥师的手臂在空中悬停,因为新一轮探戈即将开始。

小提琴手划过一个羞涩的低音,随后那声音便如飞鸟一般舒展开来。阿尔弗雷德首先迈开一腿,手慷慨地揽住亚瑟纤细的腰身,而亚瑟紧随其后,皮靴踏地有声。阿尔弗雷德紧紧盯住亚瑟翠绿的猫一样的眸子,亚瑟也注视着他,那一眼无比漫长。他们就像是配合多年的舞伴,在大厅中随意旋转起来,每个人都给他们让路,尽管他们的步伐优雅,但那气势却仿佛一柄利刃切开圆心。

 

人们暗自赞叹着那个年轻的国王——从容、镇定、智慧、高效而有行动力,尽管有些地方会稍显稚嫩。但是他才十九岁,根本无法想象当他长到25岁会是什么样子,这种人天生就是被当作英雄所创造出来的。

 

到了乐曲反转的地方,激昂的提琴声盖过了两人踏地的声音,这时候大厅里已经没有人跳舞了,所有的人都站到了边上,让出了偌大的舞台,神情专注地看着黑桃国王与王后的舞蹈。

阿尔弗雷德的心情从未如此舒畅过,他最喜欢的就是成为众人的焦点,在一个万众瞩目的位置。而他怀里旋转着的,是那个黑桃国唯一的王后,他的骄傲。

阿尔弗雷德感觉他们此刻璀璨如星辰。

在乐曲结束的最后三十秒,亚瑟以他的手心为圆心,开始旋转起来,渐渐地越转越快。灯光打在他身上,他的汗珠在灯光下如同粉钻。

他看着亚瑟的衣摆随着他的旋转而舒展开来,仿佛怒放的玫瑰。他恍惚间闻到了花香,从亚瑟的发间传来——那是最令他魂牵梦绕的味道,无数个朦胧的清晨或是深夜,唯有这种味道才令他安心。但他很快便从桃色的情结中抽出身来,他在此刻绝对不能分神,一旦分神,并且没有在旋转结束的一瞬间抓住亚瑟的手,那亚瑟便会像失去平衡的陀螺一样仄歪倒地,那时候就不只是笑笑那么简单的了。

就像是赌场失意的赌徒将自己全部的资产押向赌桌,在最后的洗牌声中他大吼的“Show hand”一样。阿尔弗雷德将自己和亚瑟的面子押向了赌桌,赌的是人们对于国王的敬畏!

他喜欢show hand,所以境地越糟糕他越兴奋,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手上,等待小提琴最后划过的尾音。

“Perfect!”

阿尔弗雷德在最后紧紧抓住亚瑟的手,亚瑟的身体一滞,随后稳稳地停住了,飞扬起来的衣摆合拢,服帖地垂落在双腿两旁。

亚瑟伏身向阿尔弗雷德行礼,但阿尔弗雷德却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

他曾经对那双手百般思念,难道亚瑟看不出?可是亚瑟总喜欢戴着手套,唯有在床上交欢的时候才会摘下。现在阿尔弗雷德隔着布料轻轻摩挲着那个骨节分明的手,手套已经被汗水濡湿。他理所当然地脱下手套来,在那双纤细而有力的手上落下一个吻。仿佛穿过了时光的院落,时间在这一刻成了永恒。

在那个吻落定的好一会儿,掌声雷动。

阿尔弗雷德心满意足地当众亲吻了他的王后,亚瑟则默许了他的高调。

“你听啊,亚瑟……他们是在为我们鼓掌,”阿尔弗雷德对亚瑟耳语道,“总有一天,我要让整个扑克大陆为我们鼓掌!”

 


发表于2017-03-25.10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