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柜中少年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all洛主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言棋】Souvenir里有什么(一)

建议搭配BGM食用:La Valse D'amelie

应 @甜糖都是小天使 的脑洞写的文,脑洞请戳:这里

以下正文:

引子

6:30

清晨的阳光被纱帘过滤成暖色,缓缓地跃入一尘不染的厨房。一个男人用钥匙打开门,窗帘上留下一条笔直如树的剪影。窗外的树影拂动,鸟儿在枝桠间上下跳跃,一阵清风吹来,帘上的剪影变成了玻璃窗户上英俊的人像。

男人拉开窗帘,阳光鱼贯而入。

他开始打点厨房中的事物。一旁的冰箱上贴着一张黄色的便签纸,上面写满了一个个花团锦簇的菜名,排列第一的居然是“焦糖布丁”,备注上写了个“周”。

他似乎在这间宽敞的厨房中跟随着阳光旋转,金属炊具的反光映出了一张俊朗年轻的脸。

严谨有序的打点工作很快完成,他看了一下腕表,拿起挂在一旁精心熨好的西服外套穿上。

他又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以命令炊具整齐排列的口吻命令他此刻还在睡眼惺忪的下属。而他在关上手机的一刹那,他的眼睛瞄到了一条微博推送:

“周棋洛新片杀青,有望和宋佳洋组成宋周CP!”

他的眉头不自然地皱了一下,他举起手机,拍下他刚刚打点好的厨房,并配图发了一条微信:

“今天营业。”

6:30

金发的少年在睡梦中被闹钟叫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拿手胡乱抓抓头发,眯起的眼睛有湛蓝从中淬出,他正努力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所幸清晨的阳光并不会刺痛他的双眼。

随后他翻身下床。

阳光照耀在他裸露的肌肤上,那一小片肌肤细腻白皙,像是被什么上好的丝绸刻意打磨过。而他本人却丝毫不在意,任凭自己在阳光组成的纱帘中穿梭。

他穿上拖鞋一拖一拖地来到卫生间,随后传来哗哗的水声,又传来香皂在皮肤流畅的滑过的悦耳声响。

等他出来时,已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清爽的少年气儿洋溢在他秀气的脸上。

他换上一件卫衣,从厨房的冰箱里拿出牛角面包,撕开包装咬了一口,入口有点微凉,他不由得怀念起老板的手艺。

他倒好牛奶坐到桌前,拿出手机看着自己新戏刚刚杀青的消息,看到了观众对自己的期待,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没白费,只是苦了被老板惯坏的胃。

突然一条消息映入眼帘,他一愣,随即笑意堆满眼角。

“Souvenir开店啦!”

来自“薯片小姐”。

 

00:30 恋语市中心大道

夜已深了,街上寂静无声,远处的夜空上的星星像小钉子似的,新月被挂在天边,正促狭地笑着。一辆保姆车缓缓驶过大街,在路过一家餐厅时不自然地放慢了速度。

“司机师傅停一下停一下!”

“棋洛,已经很晚了,你要下车干什么?”

“肚子饿了,我去Souvenir吃点东西,沈哥一起吗?”

“不用了,快去快回。”

周棋洛,二十二岁,超级巨星,年轻阳光的脸上似乎不识烦恼,因为在他背后总会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为他打点好一切。

今天他结束了一天的拍摄,正打算坐着保姆车打道回府,却没想到Souvenir餐厅在午夜开店了。

Souvenir餐厅一直是恋语市的一个永恒的迷,包括那位未曾谋面的老板。

餐厅里的每一道菜都是老板亲自掌厨,手艺无可挑剔,只是服务意识几乎是负数。随心所欲的上菜,满不在意顾客的差评,“我就这服务态度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下次你别来了”的作风。老板俨然是这家店里的独裁者。

于是食客对老板的身份进行了大胆的猜想:

“我猜老板是个性格古怪的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法国大厨,所以他擅长做法国菜。”

“他可能是个艺术家,脑子有问题,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地上菜。”

“他大概有一个已故的妻子,因为我看到餐厅里挂着同一个女人的照片。”

“甚至Souvenir里根本就没有老板这个人。”

“他的性格简直和华锐总裁李泽言如出一辙!”

而对于超级巨星周棋洛来说,Souvenir的老板,是一个他一定要见一见的人。

老板之于周棋洛的神秘感并不亚于《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盖茨比之于尼克,而他今晚就要去Souvenir餐厅一探老板的秘密。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店门,貌似服务生的老人已经为他把门推开。他像老熟人似的对着老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落落大方的找了个桌子坐好。

深夜的店内没有其他人,入眼是一片纯净的米黄,温暖的灯光柔和地堆满餐厅,角落里造型古雅的留声机正放着巴赫的钢琴曲。

周棋洛心里突然一阵明快,因为今晚的Souvenir好像就是在恭候他的到来。

他又想起第一次去Souvenir的场景:那也是一个很好的晚上,他悄悄从剧组溜出来,走在大街上饥肠辘辘,忽见一家餐厅在黑夜中亮着灯,宛若在茫茫大海上指引归家的船只的灯塔。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推开店门,里面面貌和蔼的老人含笑待客,给他端上老板最擅长的甜点布丁和现磨的咖啡。

当爽滑可口的布丁跃入口腔的那个瞬间,周棋洛终于领略到了“朝闻夕死”的境界。

老人告诉他,这些都是老板做的,他只是负责端菜。

从此他成了Souvenir的常客和忠实粉丝,也愈发想知道老板是什么样的人。

他想着想着,耳边传来一阵轻快的铃声:上菜了。

 

“老板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每次吃到他的布丁,一整天的疲倦都不见了。”

周棋洛饱餐一顿,心满意足地轻轻打了个嗝,又抽出纸巾来擦擦嘴。他在Souvenir完全可以放下偶像包袱。

“也是您品尝得好。”

老人很会说话,和蔼笑道。

“蔡爷爷,我猜老板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像《深夜食堂》里的老板一样。”

少年突然严肃起来,神秘兮兮道。

老人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收走了他用过的餐具,换来周棋洛的一声长叹。

今晚的探索依然无果,但至少尝到了老板的手艺,不亏。

“代我向老板问个好~还有蔡爷爷你年纪大了千万别熬夜啊,对身体不好。”

周棋洛抽出一张纸巾,用随身带的记号笔在上面签好名,递给蔡老,面带微笑。

 

“棋洛还是去Souvenir啊?”

“嗯,抽空我也带你去尝尝吧,真的很不错!”

周棋洛坐在车上,拿出手机来发微博,宣告自己一天拍摄的结束。

‘“你要注意一下啊,晚上吃夜宵可别长胖。”

“嘿嘿,我吃不胖的!”

周棋洛回头跟自己的经纪人打趣,可是表情却僵住了。

他看到远处的Souvenir熄了灯,一个男人锁好门从中出来。不是蔡老,而是一个年轻男人。那男人低头看了看表,随后进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无声地驶入黑夜。尽管周棋洛看不清,但是他笃定这就是Souvenir里的老板,因为他身上的那股独特的气质。

“哎等等等等!”

他要抓住这个机会,他要解开这个秘密,梦想近在眼前,从未如此触手可及。

他想打开车门一跃而下,他要追上那辆轿车,他感觉他正踏着月光小路走上通往秘密花园的阶梯,他很快就能解开在他脑海中夜夜笙歌的秘密。而老板,似乎就准备带着他去参加爱丽丝的茶话会。

不!能!错!过!

但是他的动作被经纪人制止了。

“什么事?你慢慢说。”

他眼睁睁地看到那辆轿车消失在了城市黑色的森林中,他在慌乱之中甚至连车牌都没记住,再觅踪迹已是徒劳。

“怎么了?”

“唉……没事,差一点差一点啊……”

周棋洛沮丧地软瘫在座椅上,望着车顶喃喃道。

“梦里寻她千百度”说的大概就是这份焦急与沮丧吧……

车子继续载着少年的心思在街边流淌,“盖茨比”式的谜团依旧未解。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