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柜中少年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all洛主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言棋】我的狐仙男友(一)

人类x狐妖

这是一个有前因后果的故事,当然不看前因也可以

开头的手法有所借鉴,多多冒犯

以下正文:

月圆之夜,人妖交欢,灵肉调和,阴阳平衡。妖化而为人,共享此生。

                                                                                                     ——题记

引子

“言兄,这大唐盛世,你可喜欢?”

谁在说话?而且现在是公元2018年。言兄是你叫的吗?给我好好地叫“李泽言”。

他翻身坐起,身上穿的居然是昂贵的丝质长袍,绣着梅型的暗纹。

不对。他心想,他今天穿的明明是上下一般黑的定制西装。

“言兄,今晚桑家瓦子有一场戏,你来不来?”

什么桑家瓦子?我看你脑子的确不清醒。

他推开木质的门,见到一个金发的俊俏少年在阳光中席地而坐。屋子的一角生者炉火,桌子上的花瓶中插着一枝妖冶的红梅花。

他来到几案上,提笔开始伏案书写。

“言兄言兄,你看我扮女人怎么样?”

请自重。

少年突然拔掉固定头发的发束,金色的头发带着微卷的波浪娓娓垂下,阳光洒落在少年全身,美得像是一幅画。少年用手给自己梳了个女子的发型,但是苦于没有簪子,只能一只手抓着,看上去有些狼狈。

他很自然地做了一件事:拿出那枝娇艳的腊梅花,小心翼翼地插入少年的发髻中,又固定好,看了看。

“也算是完成了。”

少年拿手轻触了一下腊梅花,欢喜地笑出声。

笑什么笑。

但是他却微笑着颔首。

“言兄,我要走啦。”

少年说。

“嗯,要我送送你吗?”

“不用不用,再会!”

少年转身关上了屋门。

他紧随其后,推开门却是茫茫的雪原,一行人马在自己面前驶过,他们在追逐一只金色的小狐狸。为首一人已经张开了弓。

“不——”

他突然大喊起来,但是箭矢飞出的啸声将他的声音以及意识生生切断!

他睁开眼,眼睛明明还没看清东西,可是两行泪却毫无征兆地淌了下来。小动物濒死的哀鸣似乎还在他的耳畔。

 

李泽言回到家,打开灯,将怀里一个湿漉漉的小家伙放到地上,响起一阵银铃声。

那是一只小狐狸。他刚刚在地下停车场捡来的。小家伙冻得全身发抖,身上也沾了好多雨水和泥土,勉强能看出原来淡黄的毛色,眼睛也许因为疲惫而无法睁开,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小家伙柔软的肚皮快速地一起一伏,心脏隔着皮毛都感觉似乎要跳出来了。

不过小狐狸还是很乖巧的,李泽言把它从阴沟里捞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就象征性地呜咽了一两声。

应该是饲养的宠物狐。李泽言想。他看了看拴在小狐狸后腿的三个铃铛,上面用篆书分别写了三个字,他不研究古文,所以看不懂。但是他能猜出主人估计很喜欢这只小狐狸,不然怎么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戴在它身上呢。

李泽言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十二点,开门的估计只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只能等到明天抽空去附近的宠物店问问,养狐狸的人不多,应该一问就问出来了。

当务之急是给它洗个澡。李泽言皱眉看了看被它弄得满是泥水的衬衫。

 

冒着白气的热水缓缓注入大盆,李泽言挽起袖子去试了试水温,确保不会把小狐狸烫伤后,慢慢抱起小狐狸浸到水中。小狐狸在水中站都站不稳,干脆趴在盆里,把长长的嘴搭在盆沿上,眯起眼睛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李泽言二话不说,伸手开始给它清洗。小狐狸估计原本很干净的,洗掉外面的一层浮灰后,再洗就是一盆盆的清水了。

李泽言把洗干净了的小狐狸从盆中捞出来,拿起一条不用的毛巾擦啊擦,终于露出了原来的毛色。居然是一只漂亮的小金狐。

基本擦干之后,小狐狸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居然可以睁开眼睛看他。它的眼睛是蓝莹莹的,漂亮极了。李泽言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狐狸,他见过的狐狸的虹膜都是褐色或黑色的。

他伸手揉揉它头,小狐狸乖巧地眯起眼睛任他揉,还躺在地板上露出柔软的肚皮来求摸摸。李泽言挠得它直蹬腿,眯起细长的狐狸眼,似乎是在笑。

看来果然是一只宠物狐。

李泽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就这样和小狐狸玩了一会儿,他抬头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半了。

他正准备给小狐狸搭个简易的窝儿,小狐狸却抢先一步,钻到一个房间里,跳上豪华的单人床——它居然进了李泽言的房间。

李泽言跟着进去打开灯,见到小狐狸已经给自己盖好了被子,露出头来拿水汪汪的眼睛看他。

“下去,这不是你睡的地方。”

李泽言皱皱眉,他尽管喜欢小动物,但是没有和动物同睡的习惯。他伸手拎起小狐狸的后颈皮,正打算把它从被窝里拽出来,小狐狸却哀叫起来,一声比一声凄惨。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虐待动物似的。李泽言脸上滑下三道黑线,又松开了手。

“在这里给我乖乖呆着。”

他对小小狐狸说了句,然后拿起衣柜里的浴衣,走到卫生间里淋浴。

 

等他洗完穿着浴衣出来,小狐狸果然还乖乖呆在床上,只是它似乎太累了,已经闭上眼睡着了。李泽言看着这个小东西,觉得真的不可思议。

“你倒是会享受。”

他说道,换上睡衣,也掀开被子躺到床上。小狐狸似乎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他的存在,无意识地把头靠在他胸膛上。

身边骤然多了这样一个生物,李泽言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看来最好还是尽快把它送归原来的主人。

李泽言闭上眼,一如既往地规划了一下明天一整天的计划,只不过比原来又多了一项。

他并不知道,一觉醒来,他的世界将天翻地覆。

 

李泽言在朦胧中睁开睡眼,他向来比闹钟要早醒五分钟。他觉得胸口有点重,还有点闷,像是被一个人压着。但是昨天和他在一张床上睡的只有小狐狸,而一只小狐狸的重量应该是不会这样的。

他抬手摸了摸,触感是光滑细腻的肌肤,像是打磨得光滑的美玉。奇怪,狐狸的触感绝对不是这样的。

他定住了。他的眼前终于清晰起来。

入眼不是那只金色的小狐狸,而是一个金发的大男孩,而自己正在摸他窄窄的脊背。他似乎还在熟睡中,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白皙的脸上留下两圈淡淡的阴影。他的头发微卷,温柔地盖在额头上,全身赤裸着,正趴在李泽言的胸口上,平稳的呼吸挠得他胸口一阵发痒。

但这并不是最让李泽言惊惧的,让他惊惧的是少年头顶上两个狐狸耳朵和扫在他大腿上的尾巴。

李泽言心想自己一定是做梦了,但是他悄悄咬了咬自己舌尖,很痛,看来不是梦。可要是不是做梦怎么会把小狐狸做丢了然后出来一个金发少年呢!

所幸他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精英人士,即使面临股票崩盘也不会大呼小叫。他深呼了一口气,伸手到床头悄悄关闭了闹钟——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惊动他。

李泽言在突发事件下表现出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他开始打量起那个少年。

少年的脸庞是很精致的,趴在他胸口的睡颜看上去毫无防备,脸上的表情甚至流露出一个长途跋涉的旅人终于找到温暖的寓所的欣喜之情,令人怜爱。他甚至想抬手摸摸少年的脸或者把他拥入怀中。因为那个少年的身体如此单薄冰凉,想象不出他之前经历了什么。

等等,不能被他同化了,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能叫人吗)往往很可疑!

李泽言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清醒的嘴巴子。

他决定先起床,穿好衣服然后站在床沿等他醒来,这样他就掌握了主动权,一切就都好办了。李泽言说干就干。他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结果少年眉梢动了动,似乎要醒了。李泽言心头一紧,如临大敌。

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那个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似乎看到了李泽言,但马上又疲惫地闭上了,嘟囔了一句又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陷入沉睡,头上两个三角形的小耳朵还一动一动的。

李泽言脸上的黑线已经可以织毛衣了。

敌不动,我不动。

这种单方面的对峙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又过了十几分钟(这在李泽言眼里已经有几个世纪般漫长了),少年才慢慢醒过来。他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抬眼看到了李泽言。李泽言也看着他,在对上对方清澈的蓝眼睛的一瞬间,李泽言大脑中构思好的所有盘问的问题就都不见了。他喉结动了动,居然说了句:

“早上好。”

 

那的确是一个漂亮得可以让别人主动对他说早上好的男孩,如果李泽言在大街上偶遇他,甚至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而在他睁开蓝莹莹的眼睛的一刹那,李泽言居然偏开头,似乎在躲避某种令心灵震颤的东西。

他的心似乎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变得连自己都无法把握。

因为他看到的,应该是一个从画上剪下来的男孩。

男孩还是赤裸着身体,却纯净洁白。李泽言看着他,突然有点自惭形秽,甚至有种自己误睡别人床上的错觉。

男孩脸突然红了脸颊像是突然腾起一片绯红色的轻云。他怪叫一声钻入被窝,留下一脸茫然的李泽言。

这时,他隔着被子听到一声铃响。

不会吧……

他闭上眼理了理思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是:昨天他捞出来的小狐狸变成了他面前的这位金发少年,因为头上的狐狸耳朵和身上的尾巴是最有力的证据,还有铃声。

可是他一个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好少年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呢!

李泽言在风中凌乱强装镇定。说到怪力乱神……他之前资助的一个科学家似乎在这方面颇有建树,看来自己不得不去他那走走了。

 

“吃的,在冰箱里。这是我的家,别乱碰东西。”

李泽言走之前,还是对那一团颤抖的被子叮嘱了两句。

 

在那一团被子里,那个金发的少年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个手机,他颤抖着指尖快速发了一条短信:

“我不能控制自己的化形了!”

收信人:许教授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