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柜中少年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all洛主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言棋】主播洛的粉丝福利

接上次的楔子,感谢大家的参与!因为不太会用电脑艾特,所以私信敲了一遍,多有打扰请多包涵x

明天加加油再更新一篇小鲛人x

正文:

[两个人在一起的过程]

“哎来问题了来问题了!”

周棋洛一把抓住李泽言的手臂,不知道在激动什么。

[哈哈哈哈哈洛洛的表情好像我抽到了ssr/刚刚李总被吓了一跳哈哈哈,总裁你要适应我们洛洛的一惊一乍]

“‘两个人在一起的过程’……”李泽言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表情严肃,“这涉及隐私了吧。”

[李总果然内敛含蓄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我们不能放过他!/怼怼认真盯屏幕的样子突然感觉好可爱……/我也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呜呜呜]

“没关系啊,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周棋洛歪头看着李泽言表示不解,“你不说我说!”

“我拴住了他的胃。好了,下个问题。”

李泽言面无表情。

[话题终结者,华锐李泽言哈哈哈/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洛洛啊洛洛,不能为一顿饭折腰啊!]

“喂——”周棋洛扯李泽言的肩带,“你让我说一说嘛,粉丝都看着呢……”

“……”

“说一说啦……”

“……”

“好,你默认啦!”

[洛洛扯带子的一瞬间,他卡成了表情包……/前面卡成表情包的还行哈哈哈哈哈/天呐想象一下总裁和洛洛的日常突然老脸一红]

“其实大家都知道嘛,他之前注资过B.S,某种意义上算是我的老板或金主。”周棋洛从李泽言身上下来,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清清嗓子,“有的时候还会来探班的,那时,我的经纪人,沈哥,指给我看,说那就是华锐集团的总裁,李泽言。”
[目测沈哥是助攻哈哈哈/前面的魏谦可能也有一份工哈哈哈/其实我很好奇洛洛第一次见到总裁是什么感觉]

“之前我听说他蛮厉害的,就是训人都能把人训哭的那种,就对他有点……敬而远之。不过他现在好多啦,你看你看……”

周棋洛凑过去戳戳李泽言的脸。

“……”

[洛洛在撤资的边缘疯狂试探哈哈哈/救命总裁好像在憋笑!/总裁,笑一个,可爱多了!]

“因为有些应酬嘛,跟他也少不了交集,接触多了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nice的人。”周棋洛放过了李泽言的俊脸,又说,“我记得有一次他生日会,邀请了我过去,结果那天我们都喝断片了,醒来发现我们在一张床上,他的表情……可以说是很惊悚了。”

周棋洛没忍住,打算背过身去偷笑个够,却被李泽言强制扭回来了。

“继续。”

[这背后究竟是……/我赌5毛,那一夜他们都成长了很多!]

“咳咳……经过这件事情后,他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比较关心起我来了,正好我对他印象也不错嘛,况且那一晚我们真的就只是睡在一张床上而已。如此一来二去,总之关系一天比一天好。有一次,我是去日本开演唱会,当时我们比较熟了。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开玩笑,就发微信,向他撒娇说要吃布丁,然后他回了一句‘我看你脑子不清醒’,结果第二天连人带布丁都到我旅馆房间了!当时吓了我一大跳。”

“我记得你当时开心得手舞足蹈。”

李泽言看着他,平静道。

[真香!/哈哈哈哈哈真香!/那时候两人还没确定关系吧,总裁这么撩的么!/我猜两人就是那次同床同出感情了哈哈哈]

“然后我开完演唱会,去吃庆功宴,当时他也在场,我一高兴,喝了不少酒……他可能也喝了点。然后乱七八糟地就被送到旅馆了,之后就发生了那什么的事情,总之我们情投意合嘛,事后表明心迹后就坦坦荡荡在一起了,不过他当时还有些害羞,躲在被子里装睡装了好一会儿哈哈哈。”

[齁甜!!!!/所以是日久生情哈哈哈/总裁:我是谁?我在哪?昨天我干了什么?]

“我记得我们做之前还聊了什么,聊的什么来着……”

周棋洛皱眉想了想。

“聊的达芬奇……”

“对对!是聊的他……”

“聊的达芬奇是怎样发明出剪刀的。”

李泽言面无表地打断了他的话。周棋洛哑然失笑。

[果然总裁那个时候还是清醒的哈哈哈/这是总裁精心策划的一次攻略棋洛行动!/我看到了洛洛受精的表情/前面的注意错字!]

“好了,下一个。”

李泽言看着屏幕,淡淡开口。

[最近大火的恋x制作人请问言棋二人有没有玩过]

“这个游戏啊,因为里面有一个角色是以我为原型创作的,之前微博上有人@我来着,正好我也试玩了一下,虽然是女性向的游戏但是也蛮好玩的哈哈哈。”

周棋洛眼前一亮,他特别喜欢调戏里面的一个黑发紫眼的角色,因为他的语言风格和他身边的那位几乎如出一辙,为他氪金肝爆也理所应当。

“棋洛之前也拉着我玩,我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好玩的。”

李泽言说道。

“有体力可以领取啦,快上线领取吧!”

他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起来,李泽言扫了一眼,他的表情僵住了。

周棋洛也凑过去看,愣了一下,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声。

[大型翻车现场哈哈哈哈哈/李总李总,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洛洛一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2333333/洛洛已经抖成个骰子了总裁快来管管他!/配合你的表演我充耳不闻]

“难怪我说在那么多‘洛洛老婆’、‘周棋洛小娇妻’中脱颖而出一个‘周棋洛老公’哈哈哈哈哈!快说,是不是你!”

周棋洛笑得花枝乱颤,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却还在问李泽言。

“……不是我。”

[李泽言:魏谦,准备一下收购文件。/真的李总耳根都红了233333/仿佛搞砸了五个亿的项目xddddd/李总别嘴硬了哈哈哈承认吧,我们不笑话你。]

“好了,下一个问题。”

李泽言不想搭理这个自得其乐的人,窘迫地切换话题。

[两个人一开始对对方的印象]

“好了,别笑了。”李泽言拍拍周棋洛的肩膀,“粉丝问你了。”

“一开始的印象啊……”周棋洛终于止住了笑声,想了想,看着李泽言,“有钱?”

“流于表面。”

“英俊?”

“这很重要?”

“有钱英俊还专一!”

“……勉强过关。”

李泽言有些欣慰地点点头。

“那我呢?”

周棋洛眼底洋溢着期待。

“吃饭的。”

然后稍微有点可爱。李泽言在心里说。

“……”

[扎心了老李233333/“怼总”这一词真心不是浪得虚名/洛洛别伤心李总很懂你嘛!]

“喂,你们都不替我说话!”

周棋洛愤愤对着屏幕说道。

[总裁在这,不敢多嘴/其实我觉得总裁的第一印象至少没跑偏2333333]

“好好好——下一个问题。”

[怎么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的]

“之前我也说过了,日久生情嘛,而且他做饭真的,超——级好吃!”周棋洛比划比划,“有好感是生日会那次,对他动心是他飞到东京送布丁……”

“大概就是突然习惯了有这样一个生物在身边的时候吧。”

李泽言看着周棋洛,认真道。

[总裁的措辞果然不同凡响!/所以你们能在一起真的是世界上无敌美好的事情了!/刚刚总裁的眼神好深情……]

“论两情相悦的重要性。”

周棋洛总结道。

[对待感情纠纷,是怎么解决的]

“哇,突然变正经起来了。”周棋洛认真看了几遍滑过去的弹幕,想了想说道,“其实他是慢热型的,很少见他发脾气,不过我们两人工作都比较忙也没时间生气哈哈哈……当然摩擦还是免不了的啦,基本上可能最多就是两人赌气都不说话的局面,等两个人气消了,好好谈一谈,又继续嘿嘿哈哈的生活。”

“但有的时候你也让我没办法……”

李泽言扶额表示头痛,

“哎,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吵得特别厉害。我穿着拖鞋就跑出去了,赌气打算坐地铁摆脱他。当时天很晚了,地铁里人几乎没有,突然所有的地铁都停运了,他站在站口,身后还停着车。当时我又饿又冷、也没心情和他生气了,就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后回去了,他还带我去souvenir吃了一顿好的,吃饱喝足后,两个人就自我检讨反省啊,然后就这么过去了。我也想不到他知道我要坐地铁啊……”

[呜呜呜好甜好甜……/嗝,狗粮真好吃/李总可以说是霸道总裁里最含蓄的一个了吧23333/我以为直接扛肩上就走没有艹一顿解决不了的事情的哈哈哈]

“其实两人心平气和的谈话,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那次我也有些情绪化,当时他跑得和个兔子似的,我只能这么做,他的安全最重要。”

李泽言叹了一口气。

[想问一下李总,两人在一起后有没有发生过让你特别生气或者伤心的事]

“哎问你的,问你的!”周棋洛拍了一下李泽言的肩膀,想了想,“特别生气的事……不会是我拿你送给我的骆驼闷方便面吧?”

[闷方便面还行哈哈哈哈哈/李总确实真的好喜欢骆驼,身为他的职员我深有体会/前面的华锐员工小心明天到办公室挨打233333/……你低调/]

“……”

李泽言默默扶额,在他知道周棋洛用他送的骆驼闷方便面之前,他一直自信地认为周棋洛很喜欢他送的骆驼。

“他做过一件事情,确实有些过分。”李泽言想了想,说,“他在我下班回家的时候装尸体。”

[你看后面洛洛都快憋不住笑了……/天呐……这个玩笑真的是……/我记得洛洛还发了一条微博哈哈哈]

李泽言顿了顿,又说:

“我抱着他都快走到门口了,然后他突然睁眼对我说了句愚人节快乐。”

[天呐心疼李总的小心脏,刚刚他停顿的时候皱了下眉头,看来他真的有点在意啊……/洛洛是真的皮哈哈哈/那天我在现场!我是伤疤!]

“我也是太无聊了哈哈哈,真没想到李总这么大反应,早知道就不弄了。”

周棋洛肩膀抖够了,看着李泽言道。

“我说了下不为例。”

李泽言也看着他说。

“好了好了,看下一个问题吧。”

周棋洛被李泽言看得有点窘迫,慌忙岔开话题。

[哈哈哈哈哈最费力的哄洛洛招数是什么]

“哎又是问你的!”

“最费力的……”

李泽言念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最费力的莫不是……/开,给我往城市边缘开!!/总裁耳根红了!]

“一次我去剧组探班,当时棋洛正在拍一场戏,他入戏太深,情绪失控,突然用被子蒙住头哭起来了。拍摄只能先暂停。我过去坐在他身边,当时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我就隔着被子摸摸他头安慰他。摸着摸着他没哭声了,我一掀被子,发现他还在流泪……”

李泽言缓缓道,说到一个地方突然停顿一下,素来保守的自己都没想到一次性能说这么多。

“哦那次啊!那次是真的……唉,演戏有点用力过猛,突然就哭了。”周棋洛突然想起来似的,轻轻叹了口气,“当时他一个人的反应太有趣了,看见我还在那哭,吓得一愣一愣的,连个纸巾都忘了递。”

“我那是怕把你妆擦坏了。”

[哦我看过花絮,当时他突然就呜呜哭起来了有点心疼……/唉,虽然拍出来确实效果很好,但是看到棋洛这样真的很难受……/等等总裁那个时候还在考虑妆花不花的问题么哈哈哈???/教科书式的傲娇哈哈哈]

“最后好像就是两个人这样尬坐了半个小时,谁也没说话,我说没事了,把导演叫过来吧,他头上尬得汗都出来了还问我要不要再休息一下,我说没事。然后就继续拍摄了,他一直在旁边站着,拍完后直接拉我上车回家休息了。”周棋洛又说,“虽然入戏太深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演员的日常。”

“所以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接这样的戏了。”

李泽言叹了一声,对周棋洛说。

“不过最近接的都是喜剧啦,我知道你们喜欢看我的笑脸!”

[哎也是心疼洛洛……希望他演更多喜剧呃啊啊/虽然洛洛演什么都好啦但真的很喜欢看他笑!/这样的相处模式也好甜啊/两个人尬坐了半个小时我很好奇总裁的心理活动!【喂】/李总内心:我该干什么?我要怎么做?我坐着陪洛洛凹造型吧。/前面那位气氛都被你带跑了哈哈哈]

[常用体位,谢谢]

周棋洛读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不能说不能说,说了明天我就要被查水表了哈哈哈。”

[谁提的问题这么优秀哈哈哈/根据我读总裁文的经验,李总应该喜欢骑乘/递笔!!!]

“哎哎哎,你们别起哄!”

周棋洛见势不好,连忙对屏幕说道。

“常用体位……”李泽言重复了一遍,似乎在理解这四个字的意思,“是常用的身体位置的意思吗?”

“对!对!别多想,千万别多想!”

周棋洛脱口而出。

“又撒谎。别以为我不知道。”

李泽言给了周棋洛一记眼刀。

“……”

周棋洛愣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原来总裁什么都懂!/洛洛认清现实吧总裁已经不是你刚认识时的那一张白纸了/所以常用体位到底是什么我好奇!]

“抱歉我不能说。”

李泽言正色道。

“是倒立。”

周棋洛目光空洞地望天。

[等等洛洛你怎么破罐子破摔了233333/洛洛伤心,洛洛不说/倒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前面有大胆想法的快放下【doge】/倒立哈哈哈哈哈洛洛你为什么这么优秀!]

[还有想问一下洛洛最喜欢吃李总做的哪道菜(除布丁外)还有李总自己呢]

“啊这个……这个选项就多了。”周棋洛想了想,“不过最喜欢总裁做的甜点,每一道都超好吃!”

“没有特别喜好的,清淡一点,别太油腻。”

李泽言说。

[纪念日会跟洛洛怎么过]

“看又是问你的,你很受他们欢迎嘛!”

“纪念日……”李泽言看着屏幕问道,“什么纪念日?”

[初次接吻的纪念日/初次认识的纪念日/哈哈哈想知道初次做爱的纪念日!/在一起的纪念日]

“……在一起的纪念日吧。”李泽言看着花花绿绿的弹幕,捡了一条比较正常的,“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腾出功夫来去Souvenir吃顿饭。”

“哈哈哈哈哈不过这样简洁的庆祝方式也很不错!平时太忙了,在剧组吃饭都要掐表的。”周棋洛笑道,“如果碰巧那天两人都没事,大概会窝在家看电影喝点小酒,挺好的。”

[突然感觉两人都好佛系啊/这样蛮好的其实,毕竟棋洛的胃已经被总裁惯坏了哈哈哈/来说说喝酒之后发生的事情!]

[想问有没有见过李总爹爹姑姑,有没有给压岁钱]

“哦他的父亲是见过的!不过红包没有的,倒是我给他留了个签名。因为之前我们确定关系之后,他给他父亲写了封邮件,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他。”周棋洛眼前一亮,“他父亲也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马上就回邮件了。想让我们抽空过去看看他,毕竟还是当面了解一下情况好。

“之前认为他和他爸爸一样,都很严肃的,结果见了面才发现居然是个蛮和蔼的长辈,父子关系看上去也很好。当时他让泽言回避一下,想和我单独说说话。然后他就领我到房间里,说了好久。最后还找我要了签名,说是当初我在法国出道的时候就很喜欢我了,今天一见一定要我留个签名再走。所以李叔叔很可爱嘛,和他聊天也很开心……”

“不过听说他姑姑是个大美人,为人也很热情很好,上次去的时候没见上她,有点可惜啊……”

周棋洛最后说。

“等过年的时候,让你见见她。”

李泽言补充道。

[既然家长都见过了洛洛难道还不改口叫爸么哈哈哈哈哈/原来李父是洛洛的隐藏粉丝!/洛洛男女老少通吃好吧最喜欢我们小天王啦/突然很好奇他们聊了什么,是不是总裁小时候的糗事哈哈哈]

[想问老李,洛洛做过的最引诱他的是……]

“哎又是问你的哈哈哈!”

周棋洛笑出声,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满意。

“他本身就是诱惑。”

李泽言面无表情。

“啊……啊?”

[woc突然撩!!/我还以为是洛洛醉酒的哈哈哈果然我好庸俗/总裁措辞当然不同凡响!/真的好恰当啊,周棋洛就是欲本身/李怼怼要变身李撩撩了2333333/总裁情话功力见长啊!]

“天啊你今天没吃错药吧……”

周棋洛大惊小怪地摸摸李泽言额头。

“幼稚。”

李泽言叹了口气,任他摸。

[在哥谭首富面前,李泽言先生有没有什么压力呢]

“哥谭首富……”李泽言觉得这四个字有点眼熟,之前好像在哪里听过好多遍,但突然又想不起来。

周棋洛看到这四个字却眼前一亮。

[来来来快给李总科普一下哥谭首富!/“三分钟之内,给我哥谭首富的所有信息”/就是洛洛最喜欢的蝙蝠侠啦蝙蝠侠!李总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233333/不不不李总肯定知道蝙蝠侠但是不知道哥谭首富哈哈哈]

“……”李泽言默默看着屏幕上的科普,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没有压力。”

“因为蝙蝠侠没法打破屏幕穿越过来嘛!”

周棋洛笑道。

[哈哈哈哈哈李总唯一的假想敌应该是洛洛之前经常提起的souvenir老板/天呐总裁居然没吃醋/李总:“洛洛的世界好难懂,我心累”/我记得洛洛桌面上摆的那几个蝙蝠侠小模型,洛洛有说过是李总给他买的,当时还说他幼稚来着哈哈哈]

[想问玩过最过火的一次是什么play!]

“没有。我们都很节制。”

李泽言正色道。

“当然是倒立。”

周棋洛望着天花板。

[哈哈哈哈哈哈哈洛洛我求求你别倒立了/李总的回答总是意料之中的短小啊/前面的,李总是老实人哈哈哈/你们应该庆幸洛洛没说他随着李总的动作娇喘“泽言……给我、更多……你的……布丁。”/喂前面的驾照考出来了么就开车!/哈哈哈哈哈洛洛真的很喜欢李总……的布丁。]

[想问纪念日礼物!]

“骆驼。”

李泽言看清了问题,回答道。

“我们家里的骆驼已经多得要成灾了……”

“那这次给你换一个别的?”

“什么?”

“想得美。”

[救命总裁已经要成为段子手了哈哈哈/洛洛刚刚仿佛被全世界欺骗的表情2333333/怼总你下次可以请棋洛骑【哲学符号】骆驼/怼总对骆驼是不是有什么执念哈哈哈哈哈]

[虽然没有问题要问你们但是希望你们能一直走下去哇——喜欢你们好久了真的看到今天的直播很开心!你们终于踏破舆论走到一起了真的好感动]

“这个当然会啦,我也好,布丁先生也好,都会努力走下去!未来的风风雨雨,我们同心协力!”

周棋洛看到这条弹幕,笑容堆满嘴角。

“没错。”

[唉……想一想也感慨颇多,还好他们没有被世俗的眼光拆散!/当年总裁和lj的绯闻真的传得沸沸扬扬的,还好他们挺过去了/不管怎么样,异性恋也好,同性恋也好,只要是真爱就支持啊!/两个都处在舆论的风尖浪口的人最后能战胜舆论真的太棒了……]

“好了,直播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周棋洛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笑道,“错过的朋友不要担心,直播我已经录屏啦,等明天我就上传上去。今晚和大家玩得很开心,想必总裁先生也是~”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

李泽言说。

[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还没有玩够呜呜呜/希望以后能有更多这样的直播!/你们一定要幸福啊啊啊超喜欢你们!/最后表白棋洛!表白李总!]

“以后这样的直播还会有,你们想看什么内容可以私聊我,有时间的话,我就说服总裁跟我弄一弄哈哈哈,当然也要看双方时间允不允许啦。”周棋洛笑着对屏幕摆摆手,“那再见?我先关直播?”

“再见。”

[再见!很期待你们下一次的同框啊啊啊/今晚吃了满满一口狗粮真幸福……/洛洛一定要睡服总裁哈哈哈!/洛洛再见!总裁再见!/趁没人承包我洛小天使哎嘿,晚安!]

“晚安。”

周棋洛退出了直播。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跳跃,刚刚的录屏被保存在硬盘上,等待明天通过互联网上传到x站。

“呃啊……累死我了。”周棋洛伸了个懒腰,轻轻打了个哈欠。

“洗洗澡快睡觉吧,你先洗?”

李泽言问他。

“哎对了,有一点我很好奇。”周棋洛突然想起什么,“我们之间的常用体位到底是什么?”

“……快去洗澡。”

“还有还有,我们一开始基本上每天都干柴烈火的好吧?你为什么要说双方都很节制?”

周棋洛见李泽言有些窘迫,便不依不饶起来。

“洗你的澡。”

李泽言被他烦得不行,默默扶额。

“我就说布丁先生本质还是一张白纸嘛~”

周棋洛轻快地吹了一声口哨,现在他心里唯一忧虑已经解决了,李泽言还是那个一聊起“两性”之间的话题就会脸红的笨蛋,一点都没变。

他蹦蹦跳跳地跑到浴室,关上了门。

李泽言默默听着哗哗的水声,回想起一个多小时前直播的奇妙时光。

果然和他呆久了,自己也会被这个家伙传染。李泽言心想。

但是他心甘情愿。

评论(12)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