秤哥哥_柜中少年

圈名秤/写手/aph/yys/恋与bl/米厨/青夜/ all洛主言棋
我讨厌LOFTER的新版本。
“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永远喜欢李太白。
讨厌被日空间。
现状:过气(根本就没红过)的文手沉迷吸洛

【言棋】Souvenir里有什么(二)

前文请走:这里

大胆尝试了一下新写法,装个逼就跑哈哈哈哈哈==

正文:

等到那个金发的明星开开心心吃完夜宵,你眯起眼睛,似乎想透过监控摄像屏幕看穿那个明星的心事。明星一如既往地给你留了一张签名,你表面不屑一顾,却又都好好收了起来。而那个明星还在满怀期待地等你的签名。

老人给你讲了那个明星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都是他在用餐时无意表露出来的:他喜欢很没形象地叼着勺子,说话含糊不清;他也会望着一个地方出神,似乎在胡思乱想;他会像小孩子那样嘬棒棒糖,还要咂咂嘴,细品味道;他的虹膜是清澈的蓝色,但是里面似乎有忧伤的因子……老人阅人无数,更会观察细节,说话又娓娓道来,那个明星的轮廓在空气的灰尘中无声勾勒。

抱歉,我对他并不感兴趣。你打断了老人的话。但是那些话你却记在心里,你当然没刻意去记,这是源于一种无意的“好奇心”。

你看着他的身影隐入夜色,送走了已经上了年纪的服务生。你独自关灯、锁门。那辆价值不菲的宾利轿车在黑暗中等着你。

你开了车门,启动轿车,明亮的车灯刺破黑暗,透过后视镜,你看到那辆白色的保姆车停了下来。你没有丝毫犹豫,轻踩油门,宾利绝尘而去。你听到悠长的叹息逸散在空气中,那是你从未在乎的声音。

你在叹息什么?

 

上午综艺节目拍摄现场

盛夏炎热的天气令人难耐,但周棋洛却没受影响似的,在树荫下热情地跟主持人交谈着。今天的拍摄他邀请了他的好朋友悠然去探班,之前在化妆间已经见过了,想必现在应该赶到现场了。

昨天的“愿望落空”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已经习惯了。况且今天的拍摄很重要,他要心无旁骛才是。

“我觉得这个地方可以……”

他开口,突然怔住了。树影停止婆娑,夏蝉归于缄默,就连路上的行人都停住了。莫不是天太热中暑出现幻觉了?周棋洛眨眨眼东张西望,只是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又重新移动,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看视频网络突然出现了卡顿。

“棋洛?”

主持人见周棋洛在走神,问道。

“啊没事没事,大概太热出现幻觉了吧……”

周棋洛挠挠头,重新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

“你先回室内休息休息,过会儿剧组要放饭了。”

“嗯!”

 

你没想到这么快遇到他。

正午,正是公司员工午休的时候。你从Souvenir出来,准备了一下食材,换上衣服,就此打算返回公司。附近聚集了一些人,大概是拍摄什么综艺节目,但是你不看这些,这是你从未关注的领域。

你却停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

悠然之前一直低头看着文件,手里还拎着布丁袋子,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连连道歉。

“你是不是走路总要撞到些什么?”

上方传来一个冷酷地声音。

悠然一愣,低头看到了一双精致的手工皮鞋,再往上是黑色的定制西服……

“李泽言?!”

李泽言,28岁,金融界的青年才俊、后起之秀,八载经营华锐集团,凶猛如异军突起。

李泽言露出了“你的智商怎么这么低”的表情。

二十八年凭本事单身,可不是白单的。悠然心想。

“你在写什么?要不要我把时间暂停让你慢慢写?”

李泽言冷漠道。话音刚落,地面上的树影停止婆娑,风卷起路边女孩的裙角,却再也没有落下。

悠然哭笑不得地看着李泽言,心想总裁顶着大太阳来录制现场,不是太闲就一定是脑子有病,或者二者均沾。

在所有的静物中,李泽言的视线被却被那个仍然跃动的金色抓住了。

几乎同时,他解除了时间暂停。

那个金发的少年挠挠头,又像往常一样同主持人交谈起来,刚刚的惊诧被他巧妙又无声地剪掉了。

李泽言瞟到了悠然手里拿的东西:

“手里拿的是布丁?”

悠然防备地看着他,刚刚莫名其妙暂停时间,现在该不会偷我布丁吧?那可是说好了给周棋洛准备的!

“先拿去存在咖啡店的冰柜里比较好,还是说你想给导演尝尝你糟糕的手艺?”

李泽言继续毒舌。一个走路都不认真看路的小丫头,能做出什么可口的食物?李泽言不屑一顾。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糟糕!”

“注意看路。”

李泽言冷漠道。

悠然愤愤地向着他刚刚说的咖啡店走了。

 

那个布丁究竟送给谁,你不得而知。一个女孩子冒着这么大的暑气来探班,怎么都不可能是给导演带的,倒更像是给那个金发的明星。你了解他的食谱,他最喜欢布丁。

你折了回去。

你要干什么?

 

“你去哪里啦,我都找不到你”

周棋洛在棚子里发短信。这么久都没见到悠然,太阳又那么毒,这个女孩子不会中暑了吧?

“我也在找你呢”

对方秒回。

周棋洛连忙环顾四周,恋语市大街小街错综复杂,他记不住,出门的话全靠导航。况且今天太阳太耀眼,根本不敢抬头看它。

周棋洛急中生智,打字道:

“我在章鱼小丸子街这边,要不要我让助理来接你?”

“我放完布丁就来!”

周棋洛读到这一条消息,突然眼前一亮。炎炎夏日,当然需要这样的好吃的甜品消暑,还要是冰过的。果然女孩子心细如发,和她交友的好处也莫过如此了。

但如果这个时候能吃到老板的布丁,岂不是十全十美了!周棋洛又想道。说句自私的心里话,他多希望送的布丁是老板做的啊……

如果老板能当他的私人大厨,那周棋洛就真的“朝闻夕死”了。

也只有老板的烹饪,能让他放下偶像包袱,透过他光鲜亮丽的外表,唤醒那个小自私小幼稚的男孩的灵魂来。

这么热的天,老板在做什么呢?周棋洛一个人的时候,总有胡思乱想的习惯,这源自他特殊的童年经历。他想老板一定会在空调屋里准备食材,说不定正在做他最爱的布丁,留声机里流淌的一定是巴赫的钢琴曲,他可能还会望着照片上的女人出神……

所以照片上的女人到底和他什么关系啊!竟然稍微有点在意了……

 

周棋洛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悠然过来,而这时,导演已经开始叫他拍摄了。他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笑着过去。在剧组中他一向乖顺,所以幕后的花絮也是他出境最多,大多以卖萌为主,粉丝们也看不腻,反而热切地称呼他为“剧组的小奶狗团宠”。

这么说起来,以他的知名度,老板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超级巨星周棋洛。他又开始胡思乱想。就算这样老板也没有攀龙附凤,和他套近乎、蹭热度,依旧保持着冷静的距离,一视同仁。老板真当是个有坦荡荡风骨的人!

真想快快见到他。他心里想着这个,却看到悠然已经来了,正在举杆。周棋洛用口型暗示她注意安全,然后吊着威亚,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在平台上,念着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

姗姗来迟的薯片小姐保佑我,今晚我能吃上Souvenir的布丁!

 

深夜。你从Souvenir走出来。摄制组离你的餐厅不远,只要你愿意,你步行也能很快到达。你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你掐好了点,这个时候摄制组的人还远没有回来。人群宛若流动的潮水,你却静止住了,你在思考,是潮水中唯一静止的礁石。

今晚夜空清朗,流云伴随皎月挂在天空,红绿灯不再闪烁,风铃寂然无声,一只云雀飞起,凝滞的瞳孔像一个玻璃球,倒映着整个灯火通明的城市。

你穿过静止的人群,走到咖啡店里面,打开冰柜,把自己手中的布丁和原来的换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咖啡店。

你的身后,人海重新流动,灯火恢复闪烁,误入城市的云雀惊叫一声,扑棱着翅膀远去了。

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把Souvenir的明灯点起,那个明星绝对会嗅着灯光的味道赶来。你何苦来一出偷梁换柱?

因为你看不惯自己的食客对别人做的食物有认同之情,所以连尝一口的机会都要扼杀掉,不管糟糕不糟糕。

他只能吃你做的。

 

周棋洛发完微博,小心翼翼取出悠然之前带给他的布丁,熟悉的味道氤氲在鼻尖。

不会吧?

周棋洛挖了一小勺放入嘴中,突然瞪大了眼睛,这个味道……真的是Souvenir的布丁!佛祖……哦不,薯片小姐显灵啦!

周棋洛连忙打开手机,放平在桌子上,一只手在屏幕上戳戳戳,另一只手拿着勺子还在不停地挖布丁吃。

“布丁好好吃!这是Souvenir的布丁!怎么买到的!”

他一连用了三个叹号。

“Souvenir是什么?布丁是我自己做的。”

悠然依旧保持着秒回的好习惯。

周棋洛的心情十二分的激动,也忘了马上给悠然科普Souvenir了,连连赞叹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神仙缘分。

“居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有点不敢相信。”

悠然看样子也大吃一惊。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下次有机会的话,带你去Souvenir,我是老板的脑残粉!”

“你一定要去尝尝看!”

周棋洛单手打字也飞快,一眨眼的功夫,三条消息已经飞出去了。周棋洛真心喜欢Souvenir,连带着喜欢老板,当然要给身边的亲友安利。

他一边吃布丁,一边等着悠然回复,等到布丁都吃完了,悠然也没有回信。大概是先忙别的事情了吧。周棋洛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刚要关闭手机,这时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棋洛,明晚有场酒会,华锐的总裁邀请你去!”

来自“沈哥”。

 

李泽言洗完澡出来,瞥了一眼盘子里的布丁。他拿起一个勺子,落座,挖了一勺,放入口中。

他皱了皱眉头,“嫌弃”二字已然写在了脸上:

“……难吃。”

但他倒是没有浪费,一勺不落地吃完了。他又倒了杯水漱漱口,走到窗前。

他的窗户安装的是落地窗,又处在高层,整个车水马龙的CBD区尽收他的眼底。他沉默一会儿,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李泽言。明天有个酒会,我想邀请你们周棋洛参加。”

 

你在睡觉之前刷了牙,因为你不想留着那个糟糕的味道睡到天亮。还好你有先见之明换了布丁,不然可苦了那家伙被你惯坏的味蕾。

睡之前你构思了一下明天该做的事情,通往常相比,又多了一样。某些事情似乎正在超出你的掌控,你无从阻止,只能任其发展。

明天,你准备同他见面,只是以另一种身份。你不想让别人了解你的全部。

在此之前,你只需要等待阳光来临。

你睡了。意识缓缓下沉至精神世界的海底,流淌在黑暗无边的旷野里。你有种预感,你要在这旷野中迷失方向。

评论(4)

热度(57)